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閱讀雜誌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4年06月出版新書

2024年05月出版新書

2024年04月出版新書

2024年03月出版新書

2024年02月出版新書

2024年0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2月出版新書

2023年1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0月出版新書

2023年09月出版新書

2023年08月出版新書

2023年07月出版新書

2023年06月出版新書

2023年05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中世纪史诗与浪漫主义

書城自編碼: 3982697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文學外国随笔
作者: [德]威廉·瓦格纳
國際書號(ISBN): 9787220135224
出版社: 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5-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精装

售價:NT$ 510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中国价值:话语建构与国际传播
《 中国价值:话语建构与国际传播 》

售價:NT$ 406.0
耶拿1800年:自由精神的共和国
《 耶拿1800年:自由精神的共和国 》

售價:NT$ 343.0
不归路之门
《 不归路之门 》

售價:NT$ 255.0
C罗传奇
《 C罗传奇 》

售價:NT$ 406.0
李安访谈录(守望者·访谈)
《 李安访谈录(守望者·访谈) 》

售價:NT$ 354.0
九色鹿·追本塑源:元朝的开国故事
《 九色鹿·追本塑源:元朝的开国故事 》

售價:NT$ 410.0
几何之美
《 几何之美 》

售價:NT$ 723.0
马尔克斯传
《 马尔克斯传 》

售價:NT$ 307.0

編輯推薦:
*古老的中世纪欧洲英雄史诗集群汇编
*探寻英德两国共同祖先的传说与信仰
骑士远离故土寻求冒险 英雄深入丛林拔剑屠龙
国王攻城略地建功立业 美人为爱复仇手刃叛徒
来去自如的精灵 如幻似真的传奇
......
*本书根据最古老的中世纪欧洲英雄史诗集群汇编而成,精选了最有代表性的中世纪欧洲民间故事和史诗神话样本,并对这些久远的神话故事、传奇冒险和历史典故注入du特的文化见解,为读者了解欧洲中世纪人们的社会生活和思想信仰提供了重要参考。

*作为德国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中世纪史诗与浪漫主义》体现了瓦格纳的中世纪文学研究成果,本书最初出版于1884年。
內容簡介:
本书根据最古老的中世纪欧洲英雄史诗集群汇编而成,精选了最有代表性的中世纪欧洲民间故事和史诗神话样本,并对这些久远的神话故事、传奇冒险和历史典故注入du特的文化见解,为读者了解欧洲中世纪人们的社会生活和思想信仰提供了重要参考。
本书包含了日耳曼中世纪六大英雄史诗集群中的主体内容,还加入了充满神话色彩的伟大巨作——加洛林史诗集群,几乎囊括了中世纪欧洲所有著名的传奇故事。这些如真似幻的史诗传奇,既有建功立业的开国帝王,也有屠龙的神话英雄,还有来去自如的精灵和为爱复仇的美人,这些令人心驰神往的传奇篇章早已成为欧洲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源。尽管传奇不等于历史,但传奇故事往往能反映历史真相、旧时风俗、思想信仰和迷信观念,还能唤起一个民族久远的记忆和激发一个民族新的斗志。
關於作者:
威廉·瓦格纳(Wilhelm W?gner,1800—1886),德国作家、语言学家。《中世纪史诗与浪漫主义》体现了瓦格纳的中世纪文学研究成果,本书最初出版于1884年。作为德国最杰出的作家之一,瓦格纳在古典古代流行史学方面的杰出才能还体现在《土地与人民》《罗马帝国的兴起、扩张与衰落》等著作中。
[英]W.S.W.安森(W.S.W.Anson,1855—1931),英国出版商、图书编辑,参与了Asgard and the gods、The Christmas book of carols and songs等书的编辑出出版工作。
目錄
目录:
第一部分
亚美伦人及其同源传奇

Ⅰ 伦巴第传奇
第一章 阿尔博因与罗莎蒙德 / 003
第二章 罗瑟王 / 014
第三章 奥特尼特 / 037

Ⅱ 亚美伦人
第一章 胡格狄特里希与沃尔夫狄特里希 / 065
第二章 萨姆森王(萨姆辛格王) / 096
第三章 狄特沃特 / 105

Ⅲ 伯尔尼的迪特里希
第一章 迪特里希与希尔德布兰德 / 111
第二章 迪特里希的同袍们 / 129
第三章 劳林与伊尔桑的冒险 / 147
第四章 忠诚的盟友迪特里希 / 163
第五章 厄门里希与伯尔尼的英雄反目 / 172
第六章 匈人王埃策尔,瓦斯根斯坦的沃尔特和希尔德根德 / 183
第七章 埃策尔与迪特里希大战罗伊斯人 / 188
第八章 激战拉文(拉文纳之战) / 191
第九章 回到故土 / 197

第二部分
尼伯龙根及其同源传奇

Ⅰ 尼伯龙根英雄
第一章 齐格飞的少年时光 / 207
第二章 齐格飞在勃艮第的冒险 / 219
第三章 栖龙岩 / 225
第四章 巩特尔追求布伦希尔德 / 234
第五章 勃艮第人的背叛与齐格飞之死 / 242

Ⅱ 尼伯龙根悲歌
第一章 匈人王埃策尔求婚 / 259
第二章 勃艮第人到访匈人之地 / 264
第三章 尼伯龙根挽歌 / 286

Ⅲ 黑格林传奇
第一章 黑 根 / 293
第二章 黑格林人赫特尔和他的英雄们 / 300
第三章 古德伦 / 306
第四章 格林德王后 / 313
第五章 出战得胜 / 320

Ⅳ 贝奥武甫
第一章 格伦德尔 / 327
第二章 勇敢的潜水侠贝奥武甫 / 330
第三章 海中母兽 / 336
第四章 贝奥武甫称王 / 339
第五章 与龙搏斗 / 342

第三部分
亚瑟王及其同源传奇

Ⅰ 加洛林传奇
第一章 海蒙之子 / 349
第二章 罗 兰 / 375
第三章 奥朗日的威廉 / 386

Ⅱ 亚瑟王与圣杯传奇
第一章 狄都雷尔 / 397
第二章 珀西瓦尔 / 404
第三章 罗恩格林(罗安戈林) / 428
第四章 崔斯坦与伊索德 / 436

Ⅲ 唐豪瑟
唐豪瑟传奇 / 451
內容試閱
引 言

传奇不等同于历史,但我们发现传奇故事可以反映历史事件、旧时风俗、思想信仰和迷信观念,因为历史并不考虑这些要素,所以若非传奇留世,我们就会将它们早早遗忘。传奇为我们留下的是男女英雄们一幅幅激励人心的画面,英雄们或身着华服,可能变了姓名、换了身世,但他们都历经苦难、顽强生存,英勇战斗最终克敌制胜,或以令人敬服的勇气直面死亡。同时,传奇中还有另外一些人的画面,这些人的实力与英雄旗鼓相当,他们强大无比却恶贯满盈,得胜一时也未逢比之德行更高、实力更强的敌手。
正如书中所写的那样,骇人的阿尔博因一时失智,高举用国王头骨做成的酒杯;尼德兰贵族齐格飞同克琳希德相爱,又与善妒的布伦希尔德结下仇怨;勇敢的国王迪特里希奋勇杀敌,终于夺回故土;贤淑坚毅的古德伦和她美丽的母亲希尔德,带领王国渡过难关。传奇故事中的情节相继闪过脑海,栩栩如生。这些画面想必也存在于祖先的脑海中,促使他们做出高贵的义举,远离不端的恶行。因此,古往今来的正义之士都在与邪恶斗争,所有族裔的人类也都以各从其志的曲调歌颂英雄战胜邪恶的事迹。无论人类复杂的善恶观念有何不同,倘若国家总是毫无理性地吹捧权贵之人,这场正邪的较量还会继续下去。
本书包含了日耳曼中世纪六大英雄史诗集群中的主体内容,我们还在其中加入了充满神话色彩的伟大巨作——加洛林史诗集群,这些史诗主要围绕查理曼与其麾下英雄的事迹进行叙述。后者大多起源于罗曼语作品,由宫廷乐师创作以取悦王公贵族,因此它未曾真正成为大众遗产。除了这些法国诗作,还有讲述亚瑟王与圆桌骑士的布列塔尼诗歌。这些诗歌后来将圣杯传说作为核心,并流传到了德意志地区。它们经宫廷乐师之手,变得更加浪漫、更富诗意。但这些来自外国的诗歌未能在德意志人群中找到归属,也从未在德意志地区流行过。
相比之下,德意志地区的本土英雄叙事诗虽在概念和形式上都稍欠美感,却长存了几个世纪,延续至今。这些史诗大多都被改编成了书摊上的小故事,因为在德国的市场和尚存不多的英国老集市上,书贩们会将很多古老的传奇故事印刷成册,来卖得几法寻。比如齐格飞与龙的战斗、玫瑰园、阿尔贝里希和艾贝加斯特的冒险故事,还有其他源自日耳曼史诗的奇幻历史。即便这类文学作品现在还说不上已经绝迹,但也在迅速消亡。
然而在冰岛和法罗群岛,传统文学的主导地位未被动摇,古老的史诗传说依旧唱给侧耳倾听的灰髯老人,唱给成年男女和成长中的年轻人。这些传奇故事赞颂统御天界的神王奥丁,讲述海尼尔、诡计之神洛基、雷神索尔、农神弗雷、天后芙蕾雅、芬里斯巨狼和米德加德之蛇。
漫漫冬夜,传统史诗仍在歌颂勇士西格鲁德的赫赫战功,诉说古德伦忠诚的爱意和她默默守候主君遗体时的哀伤,讲述贡纳尔在蛇园中用竖琴奏出的动听乐曲,倾听者将情节记于脑海,转述给自己的子子孙孙。
他们也珍视父辈的古老传说,我们仍能听到热情似火的年轻人恳请妻子“像古德伦一样爱着他”,厂主会斥责他不诚实的工人“像雷金一样虚伪”(邪恶的侏儒),而老人们则摇摇头,说这个勇敢的小伙子“真是沃尔松格的后裔”。人们还会在舞会上唱着西格鲁德的赞歌,在圣诞节前夕的哑剧中看到丑陋的法夫纳登台亮相。衰落的古日耳曼传说被陌生的希腊罗马神话赶出了最初的家园,因此她在遥远的北方找到了避难所,或许那也是她最后的安息之地。如今学校里每个男学生都知道宙斯与赫拉、阿基里斯和奥德修斯;而每个女学生都知道赫斯帕里得斯的金苹果、海伦和珀涅罗珀。但即便是齐格飞、克琳希德和布伦希尔德这样伟大作品中的经典人物,老一辈之中又有几人知道他们名字之外的故事呢?
现在英国和德国确实正在兴起一股潮流,再次探寻我们两国共同祖先的古老传说与信仰。诚然英国有莫里斯,德国有瓦格纳e,但我们更寄望两国人民能普遍对这些知识感兴趣,因为这些传说与信仰不仅对他们有内在价值,也是他们长期遗忘的文化遗产。不同于课本中能找到的历史知识,它们既是先祖的风俗旧习、悲欢苦乐,又是祖辈的娱乐游戏、工作职业、节日庆祝与宗教仪式,还是他们拼搏的战役、历经的胜败、积累的善行和犯下的罪恶。这真是我们脚下的一片黄金圣地,但我们却毫不在意地让它荒废,直至从我们的记忆中几乎绝迹。
在《阿斯加德与诸神——我们北方祖先的故事和传统》(Asgard and the Gods, the Tales and Traditions of our Northern Ancestors)中,我们已详尽叙述了古老北欧祖先们的宗教,在本书中,我们将关注他们的传奇故事。
如今我们已经无法确切考证,这些传奇故事在多大程度上构成了宗教的一部分,它们起源较晚,文字处理上更富诗意,以古日耳曼人的视角叙事,就像希腊英雄传说是以历史上希腊人的角度叙事。有人认为这些传说中的英雄是被赋予神格的历史人物,学识渊博的德国语言学家格林就是持此观点者之一,还有部分人认为这些英雄本身是人格化的神。这两种说法虽各有合理成分,但都并非完全准确。在英雄传说中,我们肯定会发现英雄具备某些神的独特属性,也很想在这些英雄的形象中加入其他神性,但我们更愿意将这些神性视为神的馈赠,而非神化接受馈赠的英雄们。这点与希腊人类似,也许与所有处在类似阶段的国家都相似,即此时英雄已经真正构成了他们信仰中的一个重要元素。神从来都不是凡人英雄,而凡人英雄也永远不会成为神,只不过两者是如此接近,我们才经常误以为两者别无二致。

W. S. W.安森

第一部分 亚美伦人及其同源传奇

Ⅰ 伦巴第传奇

第一章 阿尔博因与罗莎蒙德

阿尔博因
诗人以过去的伟大事迹为主题进行创作时,不会像历史学家那样小心顾虑,而是倾尽才思叙述史诗,努力为听者呈现生动鲜活的故事。
阿尔博因和罗莎蒙德的故事确实有其历史原型,但里面也有很多内容属于诗歌的自由创作。例如在本篇以及之后的故事中,英雄成了狄奥多里克国王a的前辈,可事实恰恰与之相反,因为直到公元568年,阿尔博因才作为伦巴第人的首领进军意大利,而狄奥多里克其实死于公元526年,其哥特帝国于公元553年灭亡。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按照史诗的顺序来讲述故事,借此保持故事之间本来的联系。
故事开篇,有三支民族定居于潘诺尼亚(位于今天匈牙利及周边省份),他们分别是来自日耳曼的格皮德人、伦巴第人以及迁自亚洲的阿瓦尔人。自由民从事作战与狩猎,而农奴则负责照料牛羊和耕种土地。
阿尔博因是伦巴第国王奥多因b之子,正是此时,他与格皮德之王图里辛德的儿子进行了一场公平决斗,并将对手当场杀死。随后阿尔博因将手下败将的盔甲占为己有,并身穿铠甲来到父亲的大厅之上,恰逢伦巴第人的勇士们聚集于此庆祝节日。阿尔博因本要加入勇士席间,但却被其父禁止。父王奥多因称节庆一直由古时贤者举办,除非能得到外国国王赠予的一套铠甲,否则王子没有资格与英雄同席。年轻的阿尔博因气得一把抓起自己的战斧,可他想到父王就站在身前,便及时恢复了理智。随后他转身离开大厅,带上一班随从,骑上战马前往格皮德人的领地。阿尔博因抵达格皮德人的皇家城堡时,国王图里辛德正设宴招待格皮德诸位亲王。
阿尔博因走向国王,他借待客礼法为由,请求格皮德王立马赏赐他一套铠甲。格皮德人不满阿尔博因大胆粗鲁的举止,可图里辛德依旧礼貌地接待了阿尔博因,让他坐在自己身旁。宴会上的许多酒客都酩酊大醉,因而,在酒桌上的谈话也愈发充满敌意。因为这位陌生的不速之客竟然能坐在国王身边,国王的长子库尼蒙德也对阿尔博因嫉怒交加。国王图里辛德见此情形,生怕不和的气氛被进一步激化,便召进游吟诗人来活跃气氛。
游吟诗人应召而来,开始歌颂格皮德人祖先的丰功伟绩,特别是战功赫赫的先王阿尔达里克,因为正是他一举击败了匈人的大军。最后,诗人呼吁面前的年轻人追随祖先的步伐,不要在意命运是否会回报他们的努力。
“是的,”库尼蒙德在歌声结束时说道,“命运真是有眼无珠,竟让那些膝裤上带着白色条纹的畜生有了好运,他们像一群被人骑的白腿鞍马满世界跑来跑去求运气,所有人都知道得狠狠揍上他们一顿才能把他们赶走。”
伦巴第人的服饰带有库尼蒙德暗讽的白色条纹,所以他们知道这番污蔑之辞就是针对自己的。阿尔博因一时怒火中烧,起身告诉库尼蒙德,要对方去角斗场一决高下。阿尔博因曾在那里杀死了库尼蒙德的兄弟,也将在那里让他见识见识“白腿鞍马”可以踢出多么凌厉的一脚。会场立即陷入混乱,格皮德老国王也很难平息局面,随后他给了阿尔博因渴望的盔甲,只想赶紧送走阿尔博因和他的随从们,他不想看到事态恶化,或是出现有违待客之道的局面。
阿尔博因策马离开时,恰好经过罗莎蒙德身旁,她是库尼蒙德美丽的小女儿,正在和侍女们玩毽球,而路过的阿尔博因用炙热的目光久久注视着她。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