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閱讀雜誌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4年0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2月出版新書

2023年1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0月出版新書

2023年09月出版新書

2023年08月出版新書

2023年07月出版新書

2023年06月出版新書

2023年05月出版新書

2023年04月出版新書

2023年03月出版新書

2023年02月出版新書

2023年01月出版新書

2022年12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我有一只霸王龙(第五季):永远的朋友(2)全新第五季,PNSO超受欢迎的科学童话系列,陪伴儿童心灵成长

書城自編碼: 3925393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童書中國兒童文學
作者: 杨杨[文]赵闯[绘]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73608703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112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谈判的方法
《 谈判的方法 》

售價:NT$ 381.0
大国治水:基于河长制的检视
《 大国治水:基于河长制的检视 》

售價:NT$ 554.0
中国行会史
《 中国行会史 》

售價:NT$ 370.0
日式珠绣技艺
《 日式珠绣技艺 》

售價:NT$ 437.0
沃顿财务课:读懂数字背后的增长点  沃顿商学院系列
《 沃顿财务课:读懂数字背后的增长点 沃顿商学院系列 》

售價:NT$ 335.0
大英博物馆印度次大陆简史
《 大英博物馆印度次大陆简史 》

售價:NT$ 941.0
脑子是个好东西:我们的意识是如何运作的
《 脑子是个好东西:我们的意识是如何运作的 》

售價:NT$ 386.0
铁路现代性: 晚清至民国的时空体验与文化想象
《 铁路现代性: 晚清至民国的时空体验与文化想象 》

售價:NT$ 493.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169
《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狼王梦(升级版) 》
+

NT$ 382
《 小翅膀+小门牙(周晓枫作品集)中国好书,桂冠童书,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
+

NT$ 3195
《 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全14册) 》
+

NT$ 1685
《 一口气读懂漫画素书正版全14册原文全译素书漫画版中国历史故事国学经典诵读哲学启蒙书藏在四书五经里的那些智慧思维导图彩绘书籍 》
+

NT$ 167
《 曲小奇少年奇探团 真假咸阳城 》
+

NT$ 162
《 皮皮鲁和鲁西西 魔方系列:皮皮鲁和66宗罪 》
編輯推薦:
1.《我有一只霸王龙》全新第五季,震撼上市!
在喜马拉雅平台《我有一只霸王龙》系列播放量超7亿,点击量530万,订阅超40万。
2.独一无二的“科学 科幻”世界观,既有神奇生物和幻想冒险故事,也有科学小知识穿插其中。
3.故事从孩子的角度看世界,主人公关关丰富的经历和不时出现的哲理思考,让孩子轻松理解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小道理。
4.丰满鲜活的人物形象,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为孩子的想象力插上翅膀,让孩子感受阅读乐趣,建立阅读和独立思考的习惯。
5.内容由国际顶尖水平的科学艺术创作团队PNSO制作。
6.装帧优良,绿色印刷。
內容簡介:
全新第五季震撼上市!
她是关关,一个将霸王龙当作宠物的独一无二的女孩。
在美人海星和梦神的秘密帮助下,之前在大海上失踪的大船“飞鸟号”终于安全返回乐土城,关关也终于和爸爸团聚。可没想到另一件可怕的事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些船员由于受到一种特殊能量的辐射而住进医院。更恐怖的是,这种能量正沿着海岸线向乐土城蔓延。恐惧就笼罩在乐土城上空,大家该怎么办?
關於作者:
赵闯、杨杨,PNSO啄木鸟科学艺术小组创始人。PNSO的众多创作成果发表在《自然》《科学》《细胞》等全球著名的科学期刊上。在大众传播方面,大量作品被包括《人民日报》及CCTV等在内的全球媒体的科学报道中刊发和转载。在公共教育方面,PNSO与全球各地的公共科学组织合作推出了多个展览项目,帮助不同地区的青少年了解和感受科学艺术的魅力。
目錄
引子………… 001
爸爸平安归来………… 006
“飞鸟号”的失踪真相………… 022
可怕的疾病………… 056
海边大撤离………… 076
棉棉失踪了………… 092
向魔法之河进发………… 114
神秘日记………… 136
內容試閱
《我有一只霸王龙(第五季):永远的朋友(2)》
杨杨/文 赵闯/绘
引子
什么东西是最珍贵的?
也许很多人会说,是那些得不到的东西。凡是你无法拥有的—— 一颗璀璨的宝石、一段真挚的感情,或者哪怕只是一件漂亮的衣服、一双梦寐以求的鞋子——都是最珍贵的。
可是,我并不这样认为。得不到意味着你从没有经历过它或感受过它。你从没有把那件衣服穿在身上过,就不会闻到阳光照在它上面时发出了什么样的气味;你从没有穿着那双鞋子走过广场,就不会明白穿着它们踏过那些熟悉的道路时有什么不同的感觉;你从没有拥有过那颗宝石,又怎么会知道你美丽的身体需要它的光芒;你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感情,该如何判断它比你现在拥有的感情更真挚、更美好?
你不可能只凭借观察那些拥有它们的人就得出结论,你的眼睛所看到的有时候并不能代表真相,甚至你所看到的可能恰恰和真相截然相反。
所以,如果你不曾拥有一件东西,那它一定不是你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那到底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我想应该是那些失而复得的人或事物。
那些曾经出现在你的生活中,被你当作理所当然的存在;那些你可能不曾注意过,却毫无怨言地陪伴着你的人;那些你以为无足轻重,甚至早该丢掉的东西……
有一天,当你忽然发现他们从你的生活中消失时,你才会体会到他们对你有多重要。原来他们的存在和对你的陪伴,都不是理所当然的。你疯狂地想要找回他们,发誓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没关系。
当你付出所有努力,最终和他们再次相见时,你才找回最珍贵的一切。那也许是妈妈留给你的一个布娃娃,也许是一本你最喜欢的书,也许只是你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的自由……
现在,我也找到了对于我来说最珍贵的存在——失而复得的爸爸。
在无数个默默流泪的夜里,我曾经一度以为爸爸随着“飞鸟号”永远地留在了大海中,从此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回想着和爸爸
待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为我无缘无故对他发脾气感到懊恼,为我故意和他冷战而浪费的那些时间感到后悔。可是现在,爸爸回来了。梦神将爸爸带回我身边。我的生活中难道还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吗?
我是关关,那个等不及要去接爸爸的小家伙,是我最亲爱的宠物——霸王龙。
爸爸平安归来
美人海星说,梦神大约在3天后的早晨7点到达乐土城港口,那意味着爸爸和“飞鸟号”上的船员们也会在那时出现在港口。从发现“飞鸟号”开始,梦神就在海中驮起整个“飞鸟号”,飞快地向乐土城赶来。
当然,梦神没有让“飞鸟号”上的船员们看到它,它可不想吓到他们。但是,梦神那么大,他们怎么会没发现它呢?而且梦神打起呼噜来,能把整艘船都掀翻,我和霸王龙以及兜兜可都体验过,实在是太吓人了。船上的人不可能没感觉呀?
面对我们的疑惑,代为传达消息的美人海星笑着说道:“梦神有的是办法,你们太不了解它了。而且梦神的动静再大,也比不上船员们之前经历的那些磨难,所以他们又有谁会在意呢?”
美人海星说的对。他们每个人都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没有人会觉得颠簸的船有什么不正常。
于是,梦神就这样顺利地驮着他们回来了。
可是,妈妈并不知道真相。
“关关,你快来看!快点儿,快点儿!”
第二天早晨,大约 6 点钟的时候,我还在睡梦中,妈妈就在楼下疯狂地呼唤我。我吓坏了,以为妈妈出了什么事。
结果当我蓬头垢面地冲到楼下的时候,妈妈正站在电视机前,双手捂着嘴巴,露出震惊的表情。
我也把目光聚焦到电视上,原来是“飞鸟号”的新闻。
“‘飞鸟号’重新出现在大海中,船上并没有出现伤亡。这是‘飞鸟号’主动联系搜救中心后传回来的画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它在失踪整整10天后,又完好地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我从电视上看到了“飞鸟号”,虽然没有看到爸爸,但我知道爸爸是安全的。
电视里的主播还在继续说着:“目前,关于‘飞鸟号’究竟为什么失踪,在失踪的这段时间曾经去过哪里,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现在可以提前为这个奇迹鼓掌了……”
“关关,你说对了!奇迹发生了,爸爸回来了!”妈妈忍不住哭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我真后悔没有早点儿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让她白白悲伤了这么多天。可是,我知道我不应该把梦神救“飞鸟号”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妈妈,特别是在事情还没有成功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劲儿地安慰她,说奇迹一定会发生,我们都要相信爸爸。
现在好了,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
妈妈冲到卧室里,打开衣柜门,一边埋头翻找,一边冲我大声喊着:“关关,你说我应该穿哪条裙子去接爸爸?”
“天哪,爸爸不是明天早晨才会到吗?还早呢!”我哭笑不得地往妈妈的卧室走去。
“明天早上?你是怎么知道的?刚刚新闻里没说呀。”妈妈忽然伸出脑袋疑惑地问道。
“哦,那个……”我支支吾吾地说,“我……我猜的,我觉得爸爸明天早晨肯定就能带着‘飞鸟号’回来。”
“是的,是的,说不定明天早晨爸爸就回来了。” 妈妈没怀疑什么,她比我更加盼望早点儿见到爸爸。
妈妈挑了一条蓝色的裙子,上面印满了黄色的向日葵,充满了夏天的味道。
“我就穿这条裙子去接爸爸,好不好?”
我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霸王龙已经迫不及待地叫了起来,表示非常喜欢。好吧,就让亲爱的霸王龙来做这个重大的决定吧!
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天刚蒙蒙亮,大家就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拽起来了。
没错,是大家,左边是妈妈,右边是霸王龙。他俩毫不客气地掀开我的被子,用最直接的方式叫醒了我。
我竟然在要去接爸爸的早晨呼呼大睡?不,并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昨天晚上太激动了,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刚才困意袭来,才一下子睡了过去。
妈妈穿上了那条漂亮的裙子,我们迫不及待地向港口飞奔而去。
港口已经挤满了人,除了来接船员们的家属,媒体的记者们也扛着“长枪短炮”,早早地摆好了架势。大家全挤在港口的左边,右边被隔离路障圈出一条宽宽的通道,恐怕是给船员们留的。
我们选了一个比较高的地方,焦急地等待着。 霸王龙索性坐在我的肩膀上,这样才能清楚地看到海上的动静。我平时真不应该让它吃那么多烤牛肉,现在它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可是我得坚持着。这些天为了爸爸,霸王龙可没少伤心。
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我用力踮起脚尖,向前伸着脖子,好不容易才看到海面上那个熟悉的影子。
是“飞鸟号”,“飞鸟号”终于回来了!
我没有看到梦神,也许是海浪淹没了它。在人们的面前,只有顺利地向港口驶来的“飞鸟号”。不过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飞鸟号”上似乎寂静无声。以前,在船快要靠岸的时候,船员们会聚集在甲板上,铆足了劲儿挥舞自己的衣服或者帽子,热烈地向岸边的亲人们展示自己的思念和喜悦。可是现在,甲板上连一个船员也没有。
汽笛声越来越大,“飞鸟号”渐渐靠近岸边,最终停下来。
爸爸第一个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我和妈妈兴奋地呼唤着他,坐在我肩膀上的霸王龙要不是被我牢牢地抓着双腿,这会儿恐怕已经冲到船上了。可是爸爸并没有看向我们,也许是人们的欢呼声太大,把我们的声音淹没了。
爸爸没有下船,我看到他拿着手机不停地说着什么,应该是在给谁打电话。没过多久,4个抬着担架的医生沿着那条被隔离出来的通道,行色匆匆地向船上走去。
人们像是商量好了一样,欢呼声戛然而止。大家都沉默下来,只有眼睛不停地在那艘期盼已久的大船上搜寻着,期待能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两个船员被抬上担架送进了救护车。人们想要看清楚那两张脸,看看那是不是自己等待的亲人,可是被抬走的船员们很快就随着救护车从港口消失了。
其他船员开始登上甲板,向船下走去。人们又尖叫起来,一边期待着能和自己的亲人相见,一边毫不吝啬地将掌声给了那些并不认识的船员。他们战胜了死神,是我们大家的英雄。
我看到了大副,他的皮肤被晒得黝黑,可是他的身体好好的,还是那么结实有劲儿。他和爸爸已经在海上一起经历过几次生死时刻,可是他们都没有被打倒。他隔着人群向我和妈妈招手,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我们也使劲儿向他挥手,但也只是挥手,因为我们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达复杂的心情。人们陆续等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哭着,笑着,相拥着离开了港口。
最后,船上再也没有其他船员下船了,只剩下爸爸。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船,朝我们走来。
我们已经等不及了,立刻向爸爸冲过去,扑到他温暖的怀里。
“飞鸟号”的失踪真相
爸爸终于回来了。可是我和霸王龙还是非常紧张,几乎跟他寸步不离,好像我们一走开,他就会消失一样。爸爸也没有享受劫后重生的轻松,因为那两名被送到医院的船员,他整个人都是紧绷的。
“他们是在海上受伤了,对不对?”我问爸爸。
爸爸摇摇头:“虽然遇到了危险,但是我们的船员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并没有受伤。他们两个是在返回乐土城的途中突然晕倒的,当时呼吸很急促,皮肤上还出现了一些紫色的斑点。随船医生给他们吸了氧气,还做了一些其他处理,但是他们两个的情况并没有太大的好转。幸好,那时候我们离乐土城已经很近了。我打电话联系了医院,救护车很快就来港口等待我们了。”
“可是,他们怎么会突然晕倒呢?”我有些想不通。
爸爸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说道:“这次一切都太奇怪了。”
“是‘飞鸟号’的失踪很奇怪,对不对?”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听到我和爸爸的对话,妈妈也放下正在洗的碗,坐了过来。“是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轻声问道。
爸爸回来后,我们都没有第一时间追问事情的经过。我们知道让爸爸再次回忆起那个可怕的场景,只会对他造成第二次伤害。虽然我们都急切地想要知道爸爸和“飞鸟号”究竟经历了什么,但也只能耐心地等待着,一直等到爸爸想要跟我们倾诉的时候。
“其实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们在航行到离乐土城不太远的海域时,船上的一切好像都失灵了,导航系统、通信系统不起作用了,后来连动力系统也出现了问题。我用紧急卫星电话和搜救中心取得了联系,等待救援,可是他们一直都没有来,这真是太奇怪了。‘飞鸟号’似乎被抛弃在大海上了。”
“那为什么媒体要说谎呢?”妈妈紧张起来。
“新闻是怎么报道的?”爸爸问道。
“他们说搜救队第一时间赶到了你们求助的位置——南纬8度,东经127度,并且一直在附近搜寻,可是他们没有找到你们。”妈妈说。
“但我们的确一直停在那里,因为我们的船出现了故障,根本无法航行。”爸爸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被困的那几天,我们经历了可怕的暴风雨。我这辈子都没遇到过那么恶劣的天气。船剧烈地颠簸着,到处都是水。我们不停地往外排水,个个都被雨水和海水浇得喘不过气来,根本无暇顾及发生了什么。可即便是这样,我仍然能确定我们的船并没有太偏离当初求救的位置。”
爸爸是乐土城最优秀的船长,他的航海技术没有人可以比得了,我相信他的判断。“飞鸟号”的动力系统出现问题,不可能进行远距离航行,即便是在暴风雨中,有可怕的海浪在海面上推动它,它也不会漂得太远。
“那后来‘飞鸟号’怎么突然又好了呢?”
这当然不是我问的,而是妈妈问的。她并不知道梦神的存在。
“说来奇怪,应该是8天以后,我们的船好像奇迹般地恢复了正常,虽然船有些受损,但是似乎还能航行。而且那天暴风雨也突然停止了,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们和搜救中心取得了联系,便快速向乐土城返航。”
“那你们在返航时看到搜救队了吗?”我问。
爸爸摇摇头。
这怎么可能呢?既然“飞鸟号”不能航行,搜救队又一直在他们求助的位置搜救,他们没有理由看不到彼此,可结果是他们真的都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
难道是谁在说谎?
我确信谎言不会来自爸爸,不说谎是他严格遵守的行为准则,我了解他。那么,难道是救援队撒谎了?或者是媒体在撒谎?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可关系到51条鲜活的生命啊!
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可以弄清楚真相——去找梦神。
可是,我刚要和霸王龙出发,兜兜就来了。他根本顾不上跟我打招呼,就径直走到爸爸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用纯正的播音腔说道:“叔叔,您能平安回来,可真是太好了,我们都很担心您!”
“兜兜,你正常点儿,行吗?”我一脸嫌弃地看着这家伙。不知道他最近都在忙什么,已经好久没和我联系了,突然又来这么一出,真是能作怪。
“怎么样,我说得好不好?我最近报了一个播音课程,我是不是很像电视里的新闻主播?”兜兜得意地看着我。
“像。”我没好气地答了一句,急着想要出门去找梦神。
“关关,兜兜说得挺好的,你应该真诚地赞赏他才对。”因为兜兜到访,爸爸暂时收起刚刚低落的情绪。他总是非常尊重我的朋友,虽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是小孩儿,但爸爸没有把他们当作小孩儿。
“听到了没?你的赞赏要真诚。”兜兜又得意地说起播音腔。
“你还真是个艺术家。”我说。
“那当然。”兜兜可一点儿也不谦虚,“不过,叔叔,刚刚我的问候可是真诚的。这些天,在电视里看到‘飞鸟号’失踪,我真的太伤心了,可是我又怕打扰关关,就没敢到家里来。那些天,她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忙,我怕自己来了非但帮不上忙,还会添乱。现在好了,您终于回来了,您是最棒的船长,我不会忘记上次您带我们去无人岛的经历。”
兜兜像写作文一样,“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我可没时间再听他的长篇大论,拉着霸王龙就出了门。
“关关,你要带霸王龙去哪儿?”兜兜着急地追了出来,临走还不忘跟爸爸妈妈道别,“叔叔、阿姨,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你们也好好休息。”
他还真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
“关关,你等等我,你要带霸王龙去哪儿?”兜兜追上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我要去办重要的事情。”我说。
“什么重要的事?”兜兜问道。
“这可不能告诉你。”我神秘的语气激起了兜
兜强烈的好奇心。
“一定和‘飞鸟号’有关。”他一边说着一边抱起霸王龙,“是不是,霸王龙?你告诉我你们要去哪儿,要去做什么?”
霸王龙温顺地在兜兜怀里模仿了硕大无比、可以对付海怪的梦神,我在一旁边看边笑,心想兜兜怎么也不会猜出来的。
可结果是,兜兜看完之后大约停顿了5秒,便说道:“你们要去找梦神,去调查‘飞鸟号’失踪事件的真相?”
我简直要被兜兜吓坏了,他怎么可能会想到梦神?霸王龙拙劣的演技使它模仿出的形象和梦神几乎没有一点儿联系,但兜兜就是猜到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一定在好奇我为什么会猜到。”兜兜的话又把我吓了一跳。他好像忽然钻进了我的脑袋,能看穿我所有想法。
“因为我是一个艺术家,所以会对所有艺术表现形式都有深刻的理解,也能明白霸王龙究竟在表演什么。”他补充道。
“真的吗?可是霸王龙演得完全不像啊!”
看到我露出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兜兜忽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逗你的,我只是瞎猜的,没想到猜对了。刚刚见到叔叔让我想起上次在海上的经历,那次我们不就遇到了可怕的梦神吗?这几天我一直在想‘飞鸟号’在海上失踪,是不是也遇到了什么怪物,所以才脱口而出。”
“这样啊!”虽然我心里还是暗自佩服兜兜的敏锐,也很庆幸我和朋友之间有这样的默契,但是我的语气中还是充满了失望——我可不能让兜兜太得意。
但是,兜兜才不在意这些呢。他在后面喊道:“总之,我也要去找梦神,很久没见到它了。这次你们不能把我丢下!”
兜兜打定了主意要和我们一起去寻找梦神。他不停地诉说着他对梦神和美人海星的思念,让我觉得如果我拒绝了他,简直就是太冷漠、太不近人情了。既然兜兜原本就知道梦神的存在,我带着他再去见一次也没什么,只要他保守这个秘密就行了。当然,在保密这一点上,我对我的朋友们很有信心。既然如此,我便答应下来。
可是,现在还是大白天,我们该去哪里找梦神呢?我已经不想再等到午夜才坐上巴士去海中乐土城弄清真相了。
有了,我可以驾驶“关关号”,在大海中呼唤梦神,上次霸王龙就是这样唤来了美人海星。就这样决定了!
“走吧,兜兜,我们去启动‘关关号’!”
“关关,你现在的技术有没有好一点儿?”
兜兜忽然有些害怕地问道。
“如果你是在嫌弃我的航海技术的话,其实可以选择不去,我和霸王龙并不会觉得孤单。” 我故作生气地说道。
可是霸王龙把我的话当真了,它“呜呜”地叫着,想让兜兜和我们一起去。
“瞧见了吗?连霸王龙都舍不得我!”
兜兜得意地抱着霸王龙向港口走去。唉,这个小霸王龙,什么时候才能够理解人类语言的精髓?
我像爸爸一样喜欢航海,并且没有因为爸爸那些可怕的经历而有过任何胆怯。就像现在,我毫不犹豫地登上了“关关号”,完全没有丝毫恐惧。
“我们出发吧!”
“关关,你可别像上次那样开得那么快,我没带画笔,到时候要是晕船……”
“兜兜,你可以静静地享受美景!海上的波光会让你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一个灿烂而无边无际的世界。还有温柔的海风,当它吹拂过你的身体,你会忘记所有不适。”
我很惊讶我今天竟然有这么大的耐心,可能是因为许久没有开船了,出海的感觉让我感到非常愉悦。
“关关号”航行得非常平稳,兜兜也听从了我的建议,安静地欣赏着美景,并没有像上次一样晕船。很快,我们远离了海岸。除了远处的几艘帆船,周围没有其他船只。辽阔的大海上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这是个好时机。
“霸王龙,就在这里呼唤吧!”
“呼唤谁?”兜兜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梦神和美人海星啊。你不会以为我们要去度假吧?”我笑起来,没想到兜兜这么健忘。
兜兜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我们的任务,可是你寻找他们的办法就是让霸王龙呼唤吗?他们在哪儿?怎么可能会听见啊!”
“放心好了,霸王龙会做到的。”我安慰兜兜。
可兜兜还是不相信,说道:“关关,你就是太冲动了。我们应该想一个周全的办法再行动。”
兜兜喋喋不休地唠叨着,甚至没看到霸王龙早已经在甲板上开始工作了,而我也关闭了发动机,躺在甲板上,感受着久违的大海的怀抱。
终于,兜兜说累了,有点儿无趣地跟我一起躺到甲板上。
“你说大海究竟是温柔的还是可怕的?它有时候就像现在这样,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你把所有赞美之词放在它身上都不为过。可有时候,它又是那么狂野,甚至恐怖,会毫不犹豫地吞噬一个个生命,让你感觉那些生命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夏冬前两天给我打电话,说他很担心你爸爸,可惜他跟爸爸、妈妈待在国外,什么忙都帮不上。”
“你刚才在听我说话吗?”我有些生气地问兜兜,他毁了这么美好的一刻。
“当然在听,我只是突然想到夏冬,想要先告诉你一声,以免我忘记了。”兜兜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 好吧, 我知道了。 他之前也给我打过电话。”我没好气地回道。
看来兜兜要成为一个艺术家,还有一条漫长的路要走。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才不怕他生气呢!
不过,在我准备就艺术家的问题跟兜兜好好争论一番时,我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有一个黑影上下起伏。
那是梦神,没错,梦神真的来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