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閱讀雜誌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4年0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2月出版新書

2023年1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0月出版新書

2023年09月出版新書

2023年08月出版新書

2023年07月出版新書

2023年06月出版新書

2023年05月出版新書

2023年04月出版新書

2023年03月出版新書

2023年02月出版新書

2023年01月出版新書

2022年12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我有一只霸王龙(第五季):永远的朋友(1-6)套装

書城自編碼: 3925085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童書中國兒童文學
作者: 杨杨[文]赵闯[绘]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X29647113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672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四大古国文明与河流:大河文明展
《 四大古国文明与河流:大河文明展 》

售價:NT$ 1725.0
万千心理·成人情绪障碍跨诊断治疗的统一方案:治疗师指南
《 万千心理·成人情绪障碍跨诊断治疗的统一方案:治疗师指南 》

售價:NT$ 308.0
想要发财也无可厚非
《 想要发财也无可厚非 》

售價:NT$ 269.0
交易者
《 交易者 》

售價:NT$ 437.0
国际秩序:法律、武力与帝国崛起(1898—1922)
《 国际秩序:法律、武力与帝国崛起(1898—1922) 》

售價:NT$ 442.0
中国近代通史·第五卷:新政、立宪与辛亥革命(1901—1912)
《 中国近代通史·第五卷:新政、立宪与辛亥革命(1901—1912) 》

售價:NT$ 1221.0
这才是金朝史
《 这才是金朝史 》

售價:NT$ 325.0
以色列教育:多元文化社会中的教育创业
《 以色列教育:多元文化社会中的教育创业 》

售價:NT$ 459.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2490
《 写给儿童的名人故事 》
+

NT$ 840
《 沈石溪动物小说短经典(共6册) 懒猴的秘密/列鸟/灰鹅一家/杜鹃筑巢/黄狼的抉择/小火鸡的报恩 》
+

NT$ 3195
《 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全14册) 》
+

NT$ 650
《 特种兵学校第九季(33—36册) 》
+

NT$ 162
《 淘气包日记(作家社经典版本 享誉世界的经典儿童成长教科书 100年畅销不衰 原书再版120余次 翻译成39种文字) 》
+

NT$ 325
《 共和国使命——功勋科学家朱光亚传(典藏.完整版 全景展现功勋核物理学家朱光亚的奋斗人生和科学精神 青少年励志) 》
編輯推薦:
1.《我有一只霸王龙》全新第五季,震撼上市!
在喜马拉雅平台《我有一只霸王龙》系列播放量超7亿,点击量530万,订阅超40万。
2.独一无二的“科学 科幻”世界观,既有神奇生物和幻想冒险故事,也有科学小知识穿插其中。
3.故事从孩子的角度看世界,主人公关关丰富的经历和不时出现的哲理思考,让孩子轻松理解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小道理。
4.丰满鲜活的人物形象,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为孩子的想象力插上翅膀,让孩子感受阅读乐趣,建立阅读和独立思考的习惯。
5.内容由国际顶尖水平的科学艺术创作团队PNSO制作。
6.装帧优良,绿色印刷。
內容簡介:
全新第五季震撼上市!
她是关关,一个将霸王龙当作宠物的独一无二的女孩。
关关和霸王龙一次次踏入险境,又一次次化险为夷。他们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勇气,保护弱者,保护着他们生活的地方。在困境中,他们没有放弃,他们相信朋友,也相信自己。他们和朋友们一起保护了乐土城和海中乐土城。一切都真相大白了,一切又都重归平静。关关和霸王龙用爱、智慧和勇气守护正义和他们所珍视的一切。
關於作者:
赵闯、杨杨,PNSO啄木鸟科学艺术小组创始人。PNSO的众多创作成果发表在《自然》《科学》《细胞》等全球著名的科学期刊上。在大众传播方面,大量作品被包括《人民日报》及CCTV等在内的全球媒体的科学报道中刊发和转载。在公共教育方面,PNSO与全球各地的公共科学组织合作推出了多个展览项目,帮助不同地区的青少年了解和感受科学艺术的魅力。
內容試閱
《我有一只霸王龙(第五季):永远的朋友(1)》
杨杨/文 赵闯/绘
引子
我又做了那个梦。
我独自一个人奔跑在一片陌生的森林里。 我又小又瘦,只是脑袋两侧不停甩动的红色辫子比现在长了不少。我很想去那片森林,它就在离家几条街的地方,我站在楼顶上就能望见,可是我从来没有去过。
很多个午后,我趴在楼顶的栏杆上,静静地看着那片森林。太阳热烈地照着大地,而我的脑海里全是森林里凉爽而静谧的景象。
我应该去那里,虽然所有人都跟我说:“关关,你不能去。”
为什么不能?是我太小,还是森林里太危险?没有人告诉我。一张张皱着眉头摇着脑袋的苍白的脸从我面前滑过,好像一场无声的电影。
可是,我仍然觉得我应该去。他们的反对使我觉得这是一场必须去的旅行。
于是,在一个同样热得让人坐立不安的中午,我独自走向了那片森林。
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是偶尔有一只狗趴在房檐下“哈哈”地喘着气。它背上的毛随着粗重的喘息声上下起伏着,好像一使劲儿就要从身体上逃跑。四周非常安静,只能听到我的鞋子敲击在地面上的“啪嗒”声。可那只狗的眼皮半耷拉着,它连这唯一的动静也不关心了。
我的心“怦怦”跳着,对即将看到的早已印刻在脑海里的森林,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激动。
在我趴在楼顶栏杆上的时候,去往那片森林的道路就已经牢牢地刻在了我的心里,可是当我凭着记忆走向那片森林时,森林迟迟没有出现。
那片森林的实际位置比我在楼顶上看到的远得多,可是我没有动摇。
终于,我还是走到了。我忘记了身体的疲惫和喉咙的干渴,只剩下欣喜若狂。
我一头扎进森林里,就像一个挣脱绳子捆绑的孩子。
森林里的凉爽和静谧跟我想象的一样,仿佛我曾经来过这里。我在有些湿滑的小路上奔跑着,没有一棵树或者一根藤条能阻挡我。
这真是我梦想中最美妙的时刻。我玩得忘记了时间,直到夜幕低垂,森林里漆黑一片,我才想起来该回家了。
我想要沿着来时的路跑出森林,可是怎么也出不去。森林里刮起凉爽的风,我的额头却汗津津的。我已经跑了很久,但依然像是站在同一个地方。
我被困在了森林里。
我害怕了,又想起那一张张皱着眉头摇着脑袋的苍白的脸,可是他们谁都没有来救我……
“呜呜呜——”
要不是霸王龙焦急地舔着我的脸,我一定还无法逃出那片森林。我一定是又在梦里哭泣了。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心跳得厉害。我把霸王龙紧紧地搂在怀里,竟有些恍惚,不知道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我是关关,那只把我从梦中叫醒的小可爱是我最亲爱的宠物——霸王龙。
我和小米的战争
布袋家园儿童失踪案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当然,我是说对我而言是这样的。《乐土城日报》除了大肆报道大智哥哥如何解救那些失踪儿童,再也没有后续的报道。那些关于有人盗取冷峻的商业机密,损害他声誉的报道,也随着记者桑瑜的离开而不了了之。《乐土城日报》当然不会对那个被他们质疑的红头发女孩儿——也就是我——说一句“抱歉”。对他们来说,只要找到一个爆炸性的可以吸引读者的结局就万事大吉了。至于真相,又有谁会关心呢?至少他们并不在意。
我原以为这件事情会随着舆论的销声匿迹,随着孩子们安全地在布袋家园继续生活下去,从我的心里彻底消失,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变得越来越心神不宁。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被卷入这些事情中的。布袋家园儿童失踪案、可怕的奇异龙城、出逃乐土城的疯狂动物们、恐怖的动物实验室、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海中乐土城……这些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的地方、从不曾想过会经历的事情,究竟为什么会进入我的生活,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占据我的生活的?
我努力地想,却不知道答案。
我承认我曾经很想做一番大事,做一个别人眼中不一样的女孩儿。可是,那样的女孩儿是什么样子的,我并不知道。我想来想去,觉得大概只有英雄会和那样的形象比较契合。于是,我便想成为一个英雄。
我为这样的目标努力着,可是当我一步步靠近它的时候,诬陷和背叛也正一步步走向我。
虽然我还没弄明白冷峻为什么要为我设下一个这么大的圈套,但我可以不去在意,毕竟他只是一个陌生人,可是我无法忽视大智哥哥。
那个我曾经熟悉的大智哥哥不见了,就在制服疯狂动物、摧毁奇异龙城、解救布袋家园的孩子们以后,他像完全换了个人一样。他变得那样理性,近乎冷酷地理性。他不再关心时间书店里那些美好的故事,不再愿意俯下身去摸一摸可爱的霸王龙,不再做任何一件他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他的生活好像上紧了发条,每一秒都变得极其珍贵,都在让他更像一个英雄。可是,在我认识他的那些过去的日子中,在他有着迷人的微笑,可以为一朵花、一首诗、一只可爱的小狗停下来赞美的时候,他想过成为一个英雄吗?
我不知道,因为那时候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没感受到他有这样的想法。
我想也许是我,是我成了让大智哥哥下定决心的那根“稻草”——我用自己不合时宜的冲动告诉他,连瘦弱的我都能完成的那些事情,他做不到。
于是,我便失去了我的好朋友。
我感到极度懊恼,这不是我想要的。无论做什么,我都不想付出失去朋友的代价。我想回到过去,想做回从前的自己。可是从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我感到了真正的恐惧。
此刻,我仿佛真的被困在一片森林里。我曾经那么向往这片森林,却最终迷失在其中。
我该怎么办?
霸王龙在我身边“呜呜”地叫着,声音里满是委屈——它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我的心像一团乱麻,我又该怎么和它解释呢?
唉,算了,我还是起床去给它做早饭吧。让自己的生活忙碌起来是不让自己胡思乱想的唯一方法。
“亲爱的霸王龙,等一会儿你就能吃到美味的烤牛肉了。”我努力地向霸王龙挤出一个微笑。
霸王龙“呜呜”地答应着,乖乖地下楼坐在了餐桌旁边。
“叮咚,叮咚……”
突然响起的门铃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盛着烤牛肉的盘子差一点儿就滑到地上。
我回了回神,把早餐放到霸王龙面前,急匆匆地去开门。
“小米?”
我有些惊讶。自从小米多了一个弟弟后,她就变得特别忙碌,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来过我家了。
“就你一个人吗?”小米的语气有些急,听起来好像有事要和我说。
“还有霸王龙。”我扭头指了指正在吃烤牛肉的霸王龙。它急忙把嘴里的那块烤牛肉“咕咚”一声吞到肚子里,给小米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它恐怕是乐土城最有礼貌的宠物了,跟邻居李多家那只高傲的长颈鹿完全不一样。
“那就好。”小米说道。
她闪身进来,又急着把门关上。我以为她一定是因为弟弟又跟妈妈闹别扭了,急忙安慰她。
可是小米摇摇头,说道:“不是我的事情,是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我有些纳闷。
小米又四下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才凑到我耳边说道:“我看到报纸上那些报道了。”
“什么报道?”我故作平静地问道。
“之前我看到报纸上有一篇关于布袋家园儿童失踪案和红头发女孩儿的报道。那个红头发女孩儿就是你,对不对?前一阵子我还因为这件事情向你道歉,那时家里的事情太多,我也没顾得上关心你,你忘了吗?”小米着急地说道。
我有些尴尬地笑笑,点了点头,这是我现在最不愿意提到的事情。
“昨天晚上,我在书房外面听到爸爸和妈妈的对话,才知道报纸上的报道并不是只有那一篇。你被诬陷了。这太可怕了,关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米瞪大了眼睛望着我,这些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可是我不想再去回忆那些事情,更不想把小米卷进来,于是转过身去借机帮霸王龙收拾盘子,轻松地说道:“没事,小米,都已经过去了。”
我一边冲洗着盘子,一边等着小米像往常那样,如释重负地说一句:“那就好。”可是,我的身后寂静无声。
我以为小米没听到,便关掉水龙头,转身又对她说了一遍:“没事了,小米。”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吗?”小米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表情十分严肃。
我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但还是想尽力缓和一下。我笑起来:“报纸最喜欢夸张了,还说什么新闻的第一原则是真。我看现在的新闻快要变成小说了。”
我笑出了声,以为这个话题会在我们之间到此结束,我们会聊一聊最近不见面时发生了什么。我们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可是,事情并没有按照我的期望发展下去,小米被激怒了。
“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不配做你的朋友?你根本不想和我分享你的秘密!上次你明明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去我家的,当时我还为没有及时关心你向你道歉,你却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而是直接告诉了爸爸。你觉得根本不值得告诉我,我不配知道这些事情!”
小米毫无顾忌地叫喊着,像一只愤怒的狮子。我被她吓到了,这怎么可能是她?我和她认识这么久,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她就是一只温驯的小羊,向来都是优雅、得体的。她的心里不可能住着一只凶猛可怕的狮子,就算是有,也埋藏在最深处,永远都不会跑出来。可是今天,就在刚才,我解开了原本拴在这只愤怒的狮子身上的绳子,把它放了出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原本晴朗的天空好端端地就打了个雷,我的身体跟着哆嗦了一下。我转头向窗外望去,雨滴就从耀眼的阳光里洒了下来。怎么好端端地就下起太阳雨?路上的行人是那样手足无措,就像现在的我。
“我只是……只是不想连累你,就像从前一样。”我有点儿慌张地向小米解释着。
“是的,就像从前一样。你一直都瞧不起我,因为我乖巧、软弱。”小米不再愤怒了,变得伤心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
我更害怕了,伸手想牵起小米的手,却被她挣脱出去。
“不是的,我没有这样想过,真的。”我有些绝望了,我最好的朋友竟然不相信我。
“我承认很多时候我都很依赖你,你坚强、勇敢、坚定,会无所顾忌地做你认定的事情。我羡慕你,甚至忌妒你,你总是那么轻易地就能得到大家的关注。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在影视基地吗?你和霸王龙那么轻松地就成了演员。”
“小米……”我想解释那天发生的事情,可是小米打断了我的话。
“我照着台本练习了很多天,可是在上场的那一刻,你和霸王龙轻而易举地就把我替换了。”小米苦笑起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们也和好了。可是,我明白只要和你在一起,这样的事情就不可避免。”小米叹了口气,“我不敢像你那样做出格的事情。我听话、乖巧,有不错的学习成绩,我努力地满足着爸爸、妈妈的期望,看起来我似乎做得不错。可是,我仍然羡慕你。”
小米的话让我更加慌乱了。她一直都是那个完美的孩子,懂事、聪明、成绩好,应该是我羡慕她。可是现在她在说些什么?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些话,也从来没有表现出哪怕一点儿忌妒的情绪。如果有的话,我是能够感觉到的,对不对?我在心里问自己。可我忽然变得不那么确定了。
“关关,我不想埋怨你,也不想和你争吵,我只是想关心你,像一个真正的朋友那样。我知道你曾经解救过很多被关在实验室里的动物——是兜兜告诉我的,你没跟我说过;我也知道你可能和摧毁奇异龙城有关系,毕竟我看到你和大智哥哥以及霸王龙一起去了龙城;我知道布袋家园的儿童失踪案之所以能破获,一定是因为你出过力,虽然报纸上写了那些报道,但是我从来都不相信。你总是能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一直都是这样。我明白自己不可能像你一样,但是我期望你能和我分享你的故事,就像我在樱花镇遇到那个可怕的男孩儿时,想要告诉你一样。可你拒绝了。你知道吗,关关,我最高兴的事情是和你们一起去博物馆寻找飞龙,虽然最后我没能到龙城去,但我总算做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关关,再见,你多保重!”
小米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转身出了门。门“砰”的一下被关上,正好撞在飞扑到门边的霸王龙的脑袋上——它想要把小米追回来!霸王龙躺在地上,眼冒金星,眼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而此刻的世界在我的眼中仿佛全颠倒了。我究竟做了什么,让大智哥哥和小米这样生气,让他们离我而去?
小米把我抛弃了
好多天了,我都没有小米的音信。
我们曾经也有过一两个星期不联系的时候,可是从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我们就算一两个月不见面,等再见的时候,也仿佛昨天刚刚见过一般热络,不会有任何陌生的感觉。可是现在,我心里慌乱极了,一心期盼着小米能来找我,我好再跟她把所有事情解释一遍。
我就这样心神不宁地在家里等着,霸王龙也安静地陪在我身边。想想以前我们一起在家里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日子——我总是会在午后为它读一首诗,讲一个故事,有一次甚至让它坐在电脑前,期望它能打出几行动听的话语。我曾经想让它当一名作家或者一个诗人,当然这些飘荡在云端的梦想后来都没有实现。可是现在,我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在家里的这段日子,霸王龙不再看电视,而是总用两只小手取下书架上的书,废寝忘食地读着,有时候读着读着它就会睡去,等它醒来时,书上总会留下一摊口水。天哪,再这样下去,我的书全要被它毁了。它为什么突然热爱起读书来了呢?
“霸王龙,你真的想当一名作家吗?”
霸王龙无精打采地摇摇头。
也是,难道只有想当作家才会看书吗?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功利的想法。可是霸王龙最近性情大变,一定有原因,毕竟之前那些我为它读书的美好时光都是它呼呼大睡的好时候。
“霸王龙,你为什么突然喜欢上看书了?”我严肃地问道。
霸王龙眼睛一亮,像是我终于读懂了它一般兴奋,激动地“叽里呱啦”地说了半天,可惜我一句也没听懂。唉,什么时候我才能像阿信一样懂它呢!
算了,既然它那么喜欢看就让它看好了,干吗要纠结它爱上阅读的原因,也许它只是从书中美丽的图画里读懂了那些故事。我放弃了要弄个究竟的想法,可是霸王龙并没有放弃给我解释明白的意图。它先是从房间里拿出两个布娃娃,然后用它们比画了一出吵架的剧目,紧接着便去翻书,看完之后又走到两个布娃娃面前,对着它们“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话,直到两个布娃娃拥抱在一起,它才如释重负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大约在 5 分钟的沉默之后,我恍然大悟,惊讶地对它叫了起来:“霸王龙,你不会是想学说话,来帮助我和小米和好吧?”
霸王龙得意地点点头。
天哪,这简直要比当一个作家的梦想更伟大。
我忽然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我亲爱的霸王龙为了我竟然想要去挑战这么高难度的事情,而我只是在家里等待着小米来跟我和好。难道我不应该做点儿什么吗?
不行,我得去找小米。
我换好衣服,急匆匆地跑到楼下,刚想推门而出,忽然想到我还没有告诉霸王龙我的决定。果然,它正一脸困惑地待在楼梯旁。
我总是这样,把事情在心里想一遍,便觉得已经和霸王龙说过了似的。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更想让霸王龙成为我的一部分。
“霸王龙,快点儿,我们去找小米。”
霸王龙朝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风一般地冲出了门。
我们在明媚的阳光下奔跑着,甜甜的花香急匆匆地钻进我们的鼻子里。额头上的碎发在迎面而来的微风中轻轻飘荡,我心里仿佛掀起一阵阵欢喜的涟漪,好像我已经跟小米和好了。
我和霸王龙穿过一条条再熟悉不过的街道,只要再转个弯,就到小米家了。我一边跑一边想着该和小米说些什么,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必须先向小米道歉,即便我真的没有像她想的那样,觉得她软弱。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相处的,不是吗?我总是会担心她,怕我做的很多事情连累她,所以没有告诉她。她一贯都很理解的。她只是有些敏感,或者缺乏安全感。她弟弟的出现也让她感到有些不安,虽然她非常爱他,可毕竟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她需要时间来适应,所以她才会跟我生气。她就像我担心她一样担心我,我懂。
我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里整理这件事情的逻辑,要赶在见到她之前把所有问题都想清楚,所以我才会在街角转弯的时候走得那么快,差一点儿就撞到迎面而来的那个人身上。
我有些惊慌地抬起头,想要道歉,这才看清楚那个人正是小米。她不是一个人,而是和棉棉在一起。
“小米、棉棉?”我有些诧异,她们俩之前并不熟悉,怎么会结伴一起走呢?
“关关,我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这些日子我有些忙,本来打算过几天就去找你。”棉棉热情地说着。我看到她的手里捧着一个蛋糕。
她们是要给谁送蛋糕去?难道是小米要过生日了吗?不对,离小米的生日还有一段日子呢!我心里一下子想不明白,又急着想要跟小米道歉,便冲棉棉摆摆手,说道:“没关系,改天我去李多家或者面包店看你。”
棉棉开心地笑起来,就像从前一样。
“小米,我有事找你!”我看着小米,觉得她一定会明白我想单独和她聊一聊。虽然我和棉棉也是好朋友,可是道歉还是在只有我和小米两个人的时候比较合适。
霸王龙“呜呜”地叫着,在小米的身上蹭来蹭去。我知道它想帮我。
小米蹲下身子抱了抱霸王龙,又站起身来,对棉棉说道:“我们走吧,还有事要做呢!”
棉棉有些尴尬,脸都红了,说道:“没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关关不是说找你有事吗?”
“没什么重要的事。我们先走吧!”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