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閱讀雜誌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4年0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2月出版新書

2023年1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0月出版新書

2023年09月出版新書

2023年08月出版新書

2023年07月出版新書

2023年06月出版新書

2023年05月出版新書

2023年04月出版新書

2023年03月出版新書

2023年02月出版新書

2023年01月出版新書

2022年12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师父他太难了终结篇(“社恐”熊猫妖师父与“社牛”徒弟跨越两世的甜宠之恋!)

書城自編碼: 3924686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作者: 扶华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55226260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335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毛线球. 46, 度假风清爽毛衫编织
《 毛线球. 46, 度假风清爽毛衫编织 》

售價:NT$ 386.0
写作的规矩
《 写作的规矩 》

售價:NT$ 252.0
永恒的流浪者(原作书名《俄罗斯的命运》。为什么要有战争?用一本书,向你解释这个乱糟糟的世界)
《 永恒的流浪者(原作书名《俄罗斯的命运》。为什么要有战争?用一本书,向你解释这个乱糟糟的世界) 》

售價:NT$ 391.0
魏玛共和国的兴亡:1918—1933(方尖碑)
《 魏玛共和国的兴亡:1918—1933(方尖碑) 》

售價:NT$ 773.0
壁上观千年(跳出朝代讲历史,只有时间,只有故事!从王莽到刘娥,比《权力的游戏》更恢宏、更复杂的华夏往事)
《 壁上观千年(跳出朝代讲历史,只有时间,只有故事!从王莽到刘娥,比《权力的游戏》更恢宏、更复杂的华夏往事) 》

售價:NT$ 381.0
漫画王阳明传习录
《 漫画王阳明传习录 》

售價:NT$ 279.0
男人都是孩子
《 男人都是孩子 》

售價:NT$ 280.0
中国建筑史(特装工艺精心打磨;梁思成林徽因罕见水彩画超清曝光!梁思成1955年原始手稿油印本,逐字勘误,内容精修数百处)
《 中国建筑史(特装工艺精心打磨;梁思成林徽因罕见水彩画超清曝光!梁思成1955年原始手稿油印本,逐字勘误,内容精修数百处) 》

售價:NT$ 498.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294
《 龙族2:悼亡者之瞳(修订版) 》
+

NT$ 306
《 龛世(木苏里古风奇幻经典代表作!) 》
+

NT$ 279
《 黄金台 》
+

NT$ 252
《 龙族3:黑月之潮(上)(修订版) 》
+

NT$ 6041
《 完美世界1-31册全套(共31本)辰东著 》
+

NT$ 303
《 烈火浇愁 》
編輯推薦:
1、无论我的爱是什么样子,最终都是你的样子。
“社恐”熊猫妖师父与“社牛”徒弟跨越两世的甜宠之恋!
晋江超人气作家扶华继《献鱼》后又一奇幻治愈之作震撼上市。
2、辛秀:“师父,我想养熊猫。”
师父:“胡闹。”
师父说胡闹,就是可以的意思。
后来她发现,师父原身竟然就是只熊猫。
3、“社恐”熊猫妖师父ד社牛”徒弟!
辛秀:我的师父是熊猫!
申屠郁:徒弟太黏人了怎么办?
4、收藏破19万,积分破38亿,评论破14万!
温馨治愈、有口皆碑!打工人的异世界奇旅,值得一读!
5、全文精修,新增《镜湖梅溪》特别番外!
装帧精美清新,随书附赠扶华亲绘师父×辛秀结婚照、DIY纸质立卡、全家福、书签!
內容簡介:
“此次来到蜀陵山的九人中,有一人与你有宿世因缘。”
因为这一句话,申屠郁收辛秀为徒。
申屠郁并非人族,与人族习性有异,其他人与他相处起来都是浅淡如水。
他这个小徒弟却非常喜欢亲近人,不仅能毫无畏惧地和他相处,还很热情。
当他变作食铁灵兽原形时——
“我很喜欢你,你真好看、真可爱!”
徒弟用美食投喂他,然后一头扎进他的毛肚子里蹭啊蹭。
当他的分身陪徒弟下山历练时——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挺喜欢你的!”
徒弟热烈追求他的分身,吓得他让分身当场剃度出家。
当他把分身回收重新炼作女子继续陪着徒弟历练时——
“我觉得和姐姐一见如故,不知道为何心里就是特别亲近。”
徒弟自来熟地将他的分身当作姐妹,还相邀夜里促膝长谈。
虽然徒弟不知道他们其实就是他,但这么热情的告白,师父有点招架不住啊!
他太难了!
關於作者:
扶华
新生代玄幻言情代表作家,用奇想勾勒故事,用文字治愈读者。
能写会画,多才多艺,爱好广泛,“售后”一流。
已出版作品:《献鱼》《四十年后的爱人》《末世第十年》《逆袭的男二们》《她的山,她的海》《师父他太难了》
目錄
第一章 风雨龙母祭
第二章 诛妖金华宫
第三章 仙西桃源乡
第四章 学宫日月改
第五章 祸起螭风洞
第六章 情丝理还乱
第七章 溯洄忆前尘
第八章 如幻梦一场
第九章 旧乌发迎春
第十章 春去春再来
番外合集
內容試閱
第一章 风雨龙母祭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孩子?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孩子?”
女人面容枯瘦,双眼发直,鞋面都被磨破了,脚趾露在外面也没管,翘起的指甲盖里塞满了黄泥。她似乎有些神志不清醒,走在街上,看见人便上前问一句。
路人都不耐烦,还有些害怕她,匆匆避开,还要摇头念叨几句“疯子”。
辛秀自从出山,见多了“疯子”,随身的小罐子里至今还装着个有点儿疯和傻的女鬼。
辛秀刚在街边摊上买了白米糕,那女人就走到了她面前。
女人本以为又会是和之前一样挥手赶自己走的人,没想到听到一句:“你的孩子丢了?孩子长什么样?”
女人一愣,才反应过来是面前的人问自己,连忙回答说:“我有两个孩子。他们是一对兄妹,一个五岁一个三岁。我去田里干活,他们在屋里玩。我回去后就找不见他们了,到处找都找不见……”
辛秀听她语无伦次地说了一阵,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说:“到这边来。”
同为女人,而且辛秀看上去很漂亮,女人没有挣扎,乖顺地跟着她走到一边,只是一边走还一边说:“怎么就找不见了,一转眼就不见了?”
辛秀走到无人的屋后,说:“把手指伸出来,我取你的一滴血,帮你找孩子。”
女人有点儿蒙,又好像明白了点儿什么,赶紧伸出双手。辛秀在那双难看的手上点了点,扎破一点儿皮,取了血。血珠在辛秀手中凝聚成一个圆滚滚的红珠子,滴溜溜地转动起来。
女人紧张地问:“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辛秀看她一眼,发现她的神志确实有些混沌,便伸手在她的眉心一点:“你先回家去吧,我找到你的孩子会给你送回来的。”
女人眼神中的狂乱之意慢慢平复下来,她梦游一般转身离去了。
辛秀握着那颗红珠子回去了。他们一行人今天在这城里休息,辛秀披着朱荣护法的皮待着难受,让老四代班,自己跑街上来溜达。她看人家做的米糕不错,就买了点儿,准备带回去给白姐姐、老四、老五尝尝。
辛秀回去先把米糕分了,也拿一个塞自己嘴里吃,还时不时观察一下手心里那颗红珠子。
“大姐,这是什么?”
“嗯,一个寻人的小法术。我刚才在街上随手接了个支线任务。”
“大姐,你又在说让人听不懂的话了。”
“我顺手给人帮个忙,要是快的话晚上就回来了。”
见辛秀拍拍手起身要走,申屠郁也跟着起身,准备和她一起去。
辛秀抬手把他按回去,说:“白姐姐你不是还受着伤吗?你好好休息吧,这种小事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此时的辛秀,确实只认为这是件随手就能完成的小事。她出门在外,已经不知道随手做了多少件这样的小事。
她走在围墙上,跟着血珠转动传达出的信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可是她路过一棵柳树时,血珠转动所指引的方向忽然变得没有规律起来。
辛秀停下来拨了拨那颗血珠,确定自己的法术没出错,既然这样,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影响了血珠。
最后,她的目光定在了那棵柳树上。这一片屋舍的院子里种了不少柳树。辛秀记得蜀陵有位师兄学卜算最喜欢用柳树枝。这种树和松树、桃树、柏树等一样,偶尔也会被视作媒介,用来施一些法术。她本以为这是个寻找走失儿童的任务,结果还有内情,有什么人施了术进行干扰。
她来时拒绝了白姐姐的帮忙,要是现在回去求助岂不是很没面子?
辛秀跳下院墙,直接抱着那棵柳树,用力将它连根拔起,接着又去拔另外一家的柳树。
她当初和一个师兄学了一点儿八卦阵法之类的东西,但是解阵法就和解高数题一样困难,甚至有的阵法解起来比解那高数题还困难。
她回去后询问师父有没有通用的解阵法术,她师父思考片刻告诉她:“察觉什么东西不对,直接毁了那东西,十有八九能有所突破。”
她师父教的直接的方法看来还真有用,不愧是长辈的智慧。
布阵的人大约不怎么厉害,或者布阵的时候就很随便,这个阵法轻轻松松地被辛秀这个半吊子破了。
辛秀没察觉什么危险,直奔目的地,眼看前方亮着灯的院子里有人影晃动,面前忽然弥漫起一片大雾,又一个阵法被设下。
辛秀的眼睛眨眼间变成墨绿色。穿透迷雾,她看见院中一个女人抱着两个孩子扭头离开,还剩下两个男人。两个男人见辛秀好像没有被这大雾迷住眼睛,手拿柳木鞭子朝着她这边挥来,准备拦她。
辛秀抬手把叮当熊猫丢了下去。叮当熊猫在半空中变大,一屁股坐在其中一个男人的脸上,把他砸倒在地。
辛秀则直接越过他们去追那个女人,谁知眼前忽然冒出个老太太。
老太太将手里的柳木杖往地上一点,柳木成笼将他们裹在了木笼里。
“你为什么找我们的麻烦?”老太太说话的语气还挺温和,她屁股一抬,柳木就自动编成一把椅子让她坐下。
辛秀挑眉道:“刚才那两个孩子不是你们的吧?你们拐卖孩子还理直气壮?”
老太太摇头道:“我们不是拐卖。我们需要两个孩子,选中了他们而已。”
辛秀道:“抢孩子就是抢孩子,说什么鬼话?!”
老太太道:“好吧,就算我们抢了孩子,又如何呢?”
辛秀道:“我答应了他们的娘亲把孩子送回去。”
老太太道:“只是两个凡人的孩子,凡人应该没什么能力请动异士吧?我看你年纪轻轻有如此修为已是不易,你只要不多管闲事,我就让你离开。”
“我这人平生最爱管闲事。”辛秀一笑,身后的柳木笼子就被一双黑色的爪子撕开了一条缝隙。
辛秀轻巧地踩在叮当熊猫的爪子上,接着被它托了出去。她顺手从撕裂的缝隙间往柳木笼子里扔了个大大的火球——会爆炸的那种。
轰——
辛秀是个不回头看爆炸的女子,懒得管那屁股稳坐在柳木椅子上的老太太有没有被炸成花。
辛秀坐在叮当熊猫身上,让它赶紧追人。叮当熊猫比辛秀跑得快,可就这么一会儿时间,那个带着孩子离开的女人已经跑得很远了。
辛秀只能借助晃动的血珠追到一条河边,见那身影消失在河中央。
辛秀又回到原来的院子里,老太太和两个男人也不见了。
辛秀怒道:“气死了,我还从来没有过答应别人的事却做不到的情况。”她还以为是随便接了个支线任务,没想到后面还有隐藏任务。
辛秀回去把这事说给了大家听:“看来我们要耽搁一段时间了。朱荣护法,你就说准备在这里多待几天。老五和我一起去找人。”
老五是木系灵根,那些人似乎和柳木有什么关系,或许老五能帮上忙。
老四看大姐对着自己喊朱荣护法,脸一垮,说:“大姐,老五腿脚不方便,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他扮朱荣扮得浑身不自在,感觉自己一股猪肉味,和辛秀两个人都是隔两天就想脱下猪皮变回人。
辛秀乐道:“他不是有坐骑吗?让道士驮着他就行。我觉得比起跟我一起出门,老五更不愿意留下扮演朱荣护法。”
老五满头大汗,说:“四哥,我是真不会演戏。”他扮成朱荣护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带春风满面的效果,看着就别扭。
老四默默地看着他们。
旁边美丽的背景板白无情听了老五的这句话,感同身受,心有戚戚焉,站起来说:“我和你们一起去。”
辛秀再度温柔地把白姐姐按回去,说:“姐姐好好养伤,这事与你无关,怎么好劳烦你?”
申屠郁有点儿后悔之前谎称受伤了。他发现了,撒一个谎,就要有无数个谎去圆,熊猫圆谎圆得心好累。
辛秀领着老五去先前的屋子看柳树。老五伸手覆在那些柳树上,闭目一阵后开口:“我感觉到很多水,充沛的水汽、大雾、水泽还有龙形的河流。我的附木之术还不是很厉害,只能通过它们看到这些。”
老五呼出一口气,收回手,额上有一层薄汗。
辛秀赞道:“够了不起了,走,咱们再去看那女人消失的那条河。”
两个人在河边又寻了一阵。
“你看到龙形的河流,这样的河流并不多见,既然那女人是在这里消失的,我怀疑那龙形的河流说不定连接着这一片水域。”
老五在地上画出了看到的那条河流的模样。
辛秀说:“我们飞上天空去找,这样的特殊形状肯定不会被漏掉。”
辛秀骑着飞天摩托载着老五,把道士变成小小一只放在老五的膝盖上。
往前飞了一阵,老五拽了拽她的衣服,说:“大姐,我感觉好像是那边。”
在老五的感应下,辛秀骑了半日飞天摩托,终于从上空看到了那条龙形的河流。
缓缓降落的过程中,辛秀看到河岸边大片大片的柳树,柳树的枝丫呈现红色。远处青山的脚下,她隐约能看见青砖墙面和乌瓦房顶。
“大姐,你说的拐孩子的人莫非住在那边?嗯,大姐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辛秀说:“我看你这张脸上写了两个字——‘好人’。老五,待会儿我幻化成一个老人家,牵着牛,由你和他们交谈。你就说我们是路过,看天色晚了,想在这里借宿一晚,知道吗?”
老五无奈道:“大姐,你知道我演技不好,我尽量不露破绽。”
片刻后,一个弯着腰看着还挺硬朗的老头和一个坐在牛背上的青衣少年走在通往小镇的路上。
他们刚走过小镇前面的那座青石桥,就有两个年轻人跑过来。那两个年轻人警惕地看着他们,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老五坐在牛背上,动一动,那空荡荡的脚部就被看见了。但他没有在意两个年轻人露出的同情之色,脸上带着笑和一点儿拘谨之意,略红着脸,道:“我们路过这里,看天色晚了,想到镇上休息一晚。我在这周围也没看见其他人家……你们这里是不让人借宿吗?”
老五有着一张无害的脸和一身像不会说谎的温柔气质。
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把他们领了进去。其中一个年轻人边走边转头和他们说:“其实往常我们并不这样,很欢迎陌生人来做客,但再过两日就是我们这里的龙母祭,这是很重要的祭典,为了避免出现问题,我们难免警惕一些。”
老五坐在牛背上带着歉意说:“真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住一晚就走了。”
年轻人扭头看他,笑了两声:“不用客气,我先去和奶奶说一声,看看让你们住哪一家。”
老五说:“那真是麻烦你了。”
于是,他们就等在了镇子的牌楼下。
辛秀扮成老头,眯着眼睛笼着袖子,打量旁边的一块碑。上面的字有很多她不认识——这里的文字和蜀陵通用文字不一样,文字不统一就是这么麻烦。好在还有一些字和她会的文字很像,她连蒙带猜能看懂大概意思。
碑上写的是龙母的故事。
很多年前这里出了位龙母,她行云布雨,把这片荒芜贫瘠的土地变成肥沃的良田,还赐予这里的人强健的体魄和沟通云雨的能力,所以这个地方又叫风雨镇。
辛秀抬头看了看那古朴的牌楼,上面果真有“风雨镇”三个大字,字的周围雕刻了祥云花纹和栩栩如生的龙纹,异常精致。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