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閱讀雜誌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4年0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2月出版新書

2023年1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0月出版新書

2023年09月出版新書

2023年08月出版新書

2023年07月出版新書

2023年06月出版新書

2023年05月出版新書

2023年04月出版新書

2023年03月出版新書

2023年02月出版新書

2023年01月出版新書

2022年12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茶馆(中小学课外阅读,中国话剧史上的经典之作)

書城自編碼: 3895280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文學名家作品
作者: 老舍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39999142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3-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179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6G:从通信到多能力融合的变革
《 6G:从通信到多能力融合的变革 》

售價:NT$ 1053.0
刚性泡沫(增订版)
《 刚性泡沫(增订版) 》

售價:NT$ 386.0
百年考古大发现
《 百年考古大发现 》

售價:NT$ 717.0
广雅·施暴者心理(了解男性施暴者鲜为人知的一面,认清暴力的源头,对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说“不”!)
《 广雅·施暴者心理(了解男性施暴者鲜为人知的一面,认清暴力的源头,对亲密关系中的暴力说“不”!) 》

售價:NT$ 381.0
古代女子的日常
《 古代女子的日常 》

售價:NT$ 279.0
日子踉踉跄跄,我俩稳稳当当:如何拥有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 日子踉踉跄跄,我俩稳稳当当:如何拥有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

售價:NT$ 335.0
军舰消失之谜
《 军舰消失之谜 》

售價:NT$ 364.0
微观经济学的力量(一部世界级的微观经济学通识书)
《 微观经济学的力量(一部世界级的微观经济学通识书) 》

售價:NT$ 549.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196
《 故都的秋(现代文学家郁达夫精选作品集,民国美文典范,至纯至美) 》
+

NT$ 167
《 空山灵雨(现代散文大家许地山精华散文集) 》
+

NT$ 493
《 战地行纪(新版奥登文集) 》
+

NT$ 263
《 加缪手记 第一卷 1935.5-1942.2 》
+

NT$ 109
《 野草(初版百年纪念版)鲁迅亲定的传世母本,内封复原孙福熙设计的初版封面 》
+

NT$ 617
《 红楼梦(四大名著名家点评·全2册) 》
編輯推薦:
★“语言艺术大师”老舍的话剧典范,中国话剧史上的瑰宝,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文学高度。
★话剧大师曹禺先生曾这样评价《茶馆》:一句台词一个人物,演绎可感可叹的悲喜人生;一爿茶馆一个社会,映射沧桑变幻的炎凉世态!
★老舍将语言功力发挥到极致,每个人物的台词都设计得非常生动传神、富于个性,同时又简洁凝练,意蕴深长,《茶馆》至今仍是现代剧院的常备剧目。
★茶馆会聚各色人物、三教九流,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作者利用茶馆这个平台,将半个世纪的时间跨度、六七十个主次人物高度浓缩在其中,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真相。
★封面设计大气文艺,并采用双封面包装,内文采用精装书用纸,排版舒适,与内容相得益彰。
內容簡介:
《茶馆》是老舍的代表戏剧集,收录了其创作的著名话剧《茶馆》《龙须沟》和儿童剧《宝船》。
《茶馆》是中国话剧史上的经典,创作于1956年。剧作通过一个叫裕泰的茶馆,展示了戊戌变法、军阀混战和新中国成立前夕三个时代近半个世纪的社会风云变化,以及在这个社会中的芸芸众生。剧中出场的人物多达数十人,但人物均性格鲜明,能够“闻其声知其人”,“三言两语就勾出一个人物形象的轮廓来”。本剧在国内外多次演出,赢得了较高的评价,是中国当代戏剧创作的经典作品;
《龙须沟》创作于1950年,是一曲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颂歌,老舍因此而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的称号。该剧描写了北京一个小杂院中几户人家在社会变革中的不同遭遇,表现了新旧两个时代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剧中塑造了程疯子、王大妈、娘子、丁四嫂等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
《宝船》创作于1961年,讲述了贫家小孩王小二偶得宝船、救助弱者,被奸险小人骗走宝船,又在朋友的帮助下重夺宝船的神话故事,颂扬了劳动者勤劳善良、助人为乐、顽强勇敢、团结互助的美好心灵。
關於作者:
老舍(1899~1966)
本名舒庆春,字舍予,生于北京,满族正红旗人,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文学家、剧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京派文学领袖,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
幽默风趣是老舍作品语言的总体风格特色,因而他又被人称为“幽默小说家”。
其作品大多取材于市民生活,语言俗白精致,雅俗共赏。
代表作品有《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茶馆》《龙须沟》《我这一辈子》《老张的哲学》《猫城记》《正红旗下》等。
內容試閱
〔王小花跑进来。
王利发 小花,怎这么早就下了学呢?
王小花 老师们罢课啦!(看见于厚斋、谢勇仁)于老师,谢老师!你们都没上学去,不教我们啦?还教我们吧!见不着老师,同学们都哭啦!我们开了个会,商量好,以后一定都守规矩,不招老师们生气!
于厚斋 小花!老师们也不愿意耽误了你们的功课。可是,吃不上饭,怎么教书呢?我们家里也有孩子,为教别人的孩子,叫自己的孩子挨饿,不是不公道吗?好孩子,别着急,喝完茶,我们开会去,也许能想出点办法来!
谢勇仁 好好在家温书,别乱跑去,小花!
〔王大拴由后面出来,夹着个小包。
王小花 爸,这是我的两位老师!
王大拴 老师们,快走!他们埋伏下了打手!
王利发 谁?
王大拴 小二德子!他刚出去,就回来!
王利发 二位先生,茶钱退回,(递钱)请吧!快!
王大拴 随我来!
〔小二德子上。
小二德子 街上有游行的,他妈的什么也买不着!大拴哥,你上哪儿?这俩是谁?
王大拴 喝茶的!(同于厚斋、谢勇仁往外走)
小二德子 站住!(三人还走)怎么?不听话?先揍了再说!
王利发 小二德子!
小二德子 (拳已出去)尝尝这个!
谢勇仁 (上面一个嘴巴,下面一脚)尝尝这个!
小二德子 哎哟!(倒下)
王小花 该!该!
谢勇仁 起来,再打!
小二德子 (起来,捂着脸)喝!喝!(往后退)喝!
王大拴 快走!(扯二人下)
小二德子 (迁怒)老掌柜,你等着吧,你放走了他们,待会儿我跟你算帐!打不了他们,还打不了你这个糟老头子吗?(下)
王小花 爷爷,爷爷!小二德子追老师们去了吧?那可怎么好!
王利发 他不敢!这路人我见多了,都是软的欺,硬的怕!
王小花 他要是回来打您呢?
王利发 我?爷爷会说好话呀。
王小花 爸爸干什么去了?
王利发 出去一会儿,你甭管!上后面温书去吧,乖!
王小花 老师们可别吃了亏呀,我真不放心!(下)
〔丁宝跑进来。
丁 宝 老掌柜,老掌柜!告诉你点事!
王利发 说吧,姑娘!
丁 宝 小刘麻子呀,没安着好心,他要霸占这个茶馆!
王利发 怎么霸占?这个破茶馆还值得他们霸占?
丁 宝 待会儿他们就来,我没工夫细说,你打个主意吧!
王利发 姑娘,我谢谢你!
丁 宝 我好心好意来告诉你,你可不能卖了我呀!
王利发 姑娘,我还没老糊涂了!放心吧!
丁 宝 好!待会儿见!(下)
〔周秀花回来。
周秀花 爸,他们走啦。
王利发 好!
周秀花 小花的爸说,叫您放心,他送到了地方就回来。
王利发 回来不回来都随他的便吧!
周秀花 爸,您怎么啦?干吗这么不高兴?
王利发 没事!没事!看小花去吧。她不是想吃热汤面吗?要是还有点面的话,给她作一碗吧,孩子怪可怜的,什么也吃不着!
周秀花 一点白面也没有!我看看去,给她作点杂和面疙疸汤吧!(下)
〔小唐铁嘴回来。
小唐铁嘴 王掌柜,说好了吗?
王利发 晚上,晚上一定给你回话!
小唐铁嘴 王掌柜,你说我爸爸白喝了一辈子的茶,我送你几句救命的话,算是替他还帐吧。告诉你,三皇道现在比日本人在这儿的时候更厉害,砸你的茶馆比砸个砂锅还容易!你别太大意了!
王利发 我知道!你既买我的好,又好去对娘娘表表功!是吧?
〔小宋恩子和小吴祥子进来,都穿着新洋服。
小唐铁嘴 二位,今天可够忙的?
小宋恩子 忙得厉害!教员们大暴动!
王利发 二位,“罢课”改了名儿,叫“暴动”啦?
小唐铁嘴 怎么啦?
小吴祥子 他们还能反到天上去吗?到现在为止,已经抓了一百多,打了七十几个,叫他们反吧!
小宋恩子 太不知好歹!他们老老实实的,美国会送来大米、白面嘛!
小唐铁嘴 就是!二位,有大米、白面,可别忘了我!以后,给大家的坟地看风水,我一定尽义务!好!二位忙吧!(下)
小吴祥子 你刚才问,“罢课”改叫“暴动”啦?王掌柜!
王利发 岁数大了,不懂新事,问问!
小宋恩子 哼!你就跟他们是一路货!
王利发 我?您太高抬我啦!
小吴祥子 我们忙,没工夫跟你费话,说干脆的吧!
王利发 什么干脆的?
小宋恩子 教员们暴动,必有主使的人!
王利发 谁?
小吴祥子 昨天晚上谁上这儿来啦?
王利发 康大力!
小宋恩子 就是他!你把他交出来吧!
王利发 我要是知道他是哪路人,还能够随便说出来吗?我跟你们的爸爸打交道多少年,还不懂这点道理?
小吴祥子 甭跟我们拍老腔,说真的吧!
王利发 交人还是拿钱,对吧?
小宋恩子 你真是我爸爸教出来的!对啦,要是不交人,就把你的金条拿出来!别的铺子都随开随倒,你可混了这么多年,必定有点底!
〔小二德子匆匆跑来。
小二德子 快走!街上的人不够用啦!快走!
小吴祥子 你小子管干吗的?
小二德子 我没闲着,看,脸都肿啦!
小宋恩子 掌柜的,我们马上回来,你打主意吧!
王利发 不怕我跑了吗?
小吴祥子 老梆子,你真逗气儿!你跑到阴间去,我们也会把你抓回来!(打了王利发一掌,同小宋恩子、小二德子下)
王利发 (向后叫)小花!小花的妈!
周秀花 (同王小花跑出来)我都听见了!怎么办?
王利发 快走!追上康妈妈!快!
王小花 我拿书包去!(下)
周秀花 拿上两件衣裳,小花!爸,剩您一个人怎么办?
王利发 这是我的茶馆,我活在这儿,死在这儿!
〔王小花挎着书包,夹着点东西跑回来。
周秀花 爸爸!
王小花 爷爷!
王利发 都别难过,走!(从怀里掏出所有的钱和一张旧相片)媳妇,拿着这点钱!小花,拿着这个,老裕泰三十年前的相片,交给你爸爸!走吧!
〔小刘麻子同丁宝回来。
小刘麻子 小花,教员罢课,你住姥姥家去呀?
王小花 对啦!
王利发 (假意地)媳妇,早点回来!
周秀花 爸,我们住两天就回来!(同王小花下)
小刘麻子 王掌柜,好消息!沈处长批准了我的计划!
王利发 大喜,大喜!
小刘麻子 您也大喜,处长也批准修理这个茶馆!我一说,处长说好!他呀老把“好”说成“蒿”,特别有个洋味儿!
王利发 都是怎么一回事?
小刘麻子 从此你算省心了!这儿全属我管啦,你搬出去!我先跟你说好了,省得以后你麻烦我!
王利发 那不能!凑巧,我正想搬家呢。
丁 宝 小刘,老掌柜在这儿多少年啦,你就不照顾他一点吗?
小刘麻子 看吧!我办事永远厚道!王掌柜,我接处长去,叫他看看这个地方。你把这儿好好收拾一下!小丁宝,你把小心眼找来,迎接处长!带点香水,好好喷一气,这里臭哄哄的!走!(同丁宝下)
王利发 好!真好!太好!哈哈哈!
〔常四爷提着小筐进来,筐里有些纸钱和花生米。他虽年过七十,可是腰板还不太弯。
常四爷 什么事这么好哇,老朋友!
王利发 哎哟!常四哥!我正想找你这么一个人说说话儿呢!我沏一壶好的茶来,咱们喝喝!(去沏茶)
〔秦仲义进来。他老的不像样子了,衣服也破旧不堪。
秦仲义 王掌柜在吗?
常四爷 在!您是……
秦仲义 我姓秦。
常四爷 秦二爷!
王利发 (端茶来)谁?秦二爷?正想去告诉您一声,这儿要大改良!坐!坐!
常四爷 我这儿有点花生米,(抓)喝茶吃花生米,这可真是个乐子!
秦仲义 可是谁嚼得动呢?
王利发 看多么邪门,好容易有了花生米,可全嚼不动!多么可笑!怎样啊?秦二爷!(都坐下)
秦仲义 别人都不理我啦,我来跟你说说:我到天津去了一趟,看看我的工厂!
王利发 不是没收了吗?又物归原主啦?这可是喜事!
秦仲义 拆了!
常四爷
拆了?
王利发
秦仲义 拆了!我四十年的心血啊,拆了!别人不知道,王掌柜你知道:我从二十多岁起,就主张实业救国。到而今……抢去我的工厂,好,我的势力小,干不过他们!可倒好好地办哪,那是富国裕民的事业呀!结果,拆了,机器都当碎铜烂铁卖了!全世界,全世界找得到这样的政府找不到?我问你!
王利发 当初,我开的好好的公寓,您非盖仓库不可。看,仓库查封,货物全叫他们偷光!当初,我劝您别把财产都出手,您非都卖了开工厂不可!
常四爷 还记得吧?当初,我给那个卖小妞的小媳妇一碗面吃,您还说风凉话呢。
秦仲义 现在我明白了!王掌柜,求您一件事吧:(掏出一二机器小零件和一枝钢笔管来)工厂拆平了,这是我由那儿捡来的小东西。这枝笔上刻着我的名字呢,它知道,我用它签过多少张支票,写过多少计划书。我把它们交给你,没事的时候,你可以跟喝茶的人们当个笑话谈谈,你说呀:当初有那么一个不知好歹的秦某人,爱办实业。办了几十年,临完他只由工厂的土堆里捡回来这么点小东西!你应当劝告大家,有钱哪,就该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可千万别干好事!告诉他们哪,秦某人七十多岁了才明白这点大道理!他是天生来的笨蛋!
王利发 您自己拿着这枝笔吧,我马上就搬家啦!
常四爷 搬到哪儿去?
王利发 哪儿不一样呢!秦二爷,常四爷,我跟你们不一样:二爷财大业大心胸大,树大可就招风啊!四爷你,一辈子不服软,敢作敢当,专打抱不平。我呢,作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我只盼着呀,孩子们有出息,冻不着,饿不着,没灾没病!可是,日本人在这儿,二拴子逃跑啦,老婆想儿子想死啦!好容易,日本人走啦,该缓一口气了吧?谁知道,(惨笑)哈哈,哈哈,哈哈!
常四爷 我也不比你强啊!自食其力,凭良心干了一辈子啊,我一事无成!七十多了,只落得卖花生米!个人算什么呢,我盼哪,盼哪,只盼国家像个样儿,不受外国人欺侮。可是……哈哈!
秦仲义 日本人在这儿,说什么合作,把我的工厂就合作过去了。咱们的政府回来了,工厂也不怎么又变成了逆产。仓库里(指后边)有多少货呀,全完!哈哈!
王利发 改良,我老没忘改良,总不肯落在人家后头。卖茶不行啊,开公寓。公寓没啦,添评书!评书也不叫座儿呀,好,不怕丢人,想添女招待!人总得活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活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递包袱。我可没有作过缺德的事,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不叫我活着呢?我得罪了谁?谁?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
常四爷 盼哪,盼哪,只盼谁都讲理,谁也不欺侮谁!可是,眼看着老朋友们一个个的不是饿死,就是叫人家杀了,我呀就是有眼泪也流不出来喽!松二爷,我的朋友,饿死啦,连棺材还是我给他化缘化来的!他还有我这么个朋友,给他化了一口四块板的棺材;我自己呢?我爱咱们的国呀,可是谁爱我呢?看,(从筐中拿出些纸钱)遇见出殡的,我就捡几张纸钱。没有寿衣,没有棺材,我只好给自己预备下点纸钱吧,哈哈,哈哈!
秦仲义 四爷,让咱们祭奠祭奠自己,把纸钱撒起来,算咱们三个老头子的吧!
王利发 对!四爷,照老年间出殡的规矩,喊喊!
常四爷 (立起,喊)四角儿的跟夫,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撒起几张纸钱)
秦仲义
一百二十吊!
王利发
秦仲义 (一手拉住一个)我没的说了,再见吧!(下)
王利发 再见!
常四爷 再喝你一碗!(一饮而尽)再见!(下)
王利发 再见!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