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閱讀雜誌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24年0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2月出版新書

2023年11月出版新書

2023年10月出版新書

2023年09月出版新書

2023年08月出版新書

2023年07月出版新書

2023年06月出版新書

2023年05月出版新書

2023年04月出版新書

2023年03月出版新書

2023年02月出版新書

2023年01月出版新書

2022年12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海蒂(精装全译本,6-12岁儿童阅读的文学作品,送给孩子的成长礼物)

書城自編碼: 3864638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童書外國兒童文學
作者: [瑞士]约翰娜·斯比丽,著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39991498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5-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271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日子踉踉跄跄,我俩稳稳当当:如何拥有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 日子踉踉跄跄,我俩稳稳当当:如何拥有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

售價:NT$ 335.0
军舰消失之谜
《 军舰消失之谜 》

售價:NT$ 364.0
微观经济学的力量(一部世界级的微观经济学通识书)
《 微观经济学的力量(一部世界级的微观经济学通识书) 》

售價:NT$ 549.0
战略的战略——企业进化罗盘与顶层设计
《 战略的战略——企业进化罗盘与顶层设计 》

售價:NT$ 386.0
回到福柯(第二版)
《 回到福柯(第二版) 》

售價:NT$ 829.0
乱步异人馆(全二册)
《 乱步异人馆(全二册) 》

售價:NT$ 554.0
宋宴
《 宋宴 》

售價:NT$ 941.0
存量时代:中国信用卡经营手册
《 存量时代:中国信用卡经营手册 》

售價:NT$ 364.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271
《 铁路边的孩子们(适合6-12岁儿童阅读的文学作品,用故事代替说教,培养孩子的好品格) 》
+

NT$ 244
《 木偶奇遇记(精装全译本,适合6-12岁儿童阅读的文学作品,送给孩子的成长礼物) 》
+

NT$ 374
《 地铁奇妙物语(《海底小纵队》原画设计者,入选全球最佳的25部插画作品,中英对照科普绘本) 》
+

NT$ 696
《 光栅解密版少年侦探团·第三辑(套装共6册) 》
+

NT$ 672
《 怪杰佐罗力第三辑(精装4册) 》
+

NT$ 252
《 世界儿童共享的经典丛书:安徒生童话 》
編輯推薦:
★送给孩子的成长礼物——用故事代替说教,培养孩子的好品格。
★动画大师宫崎骏《阿尔卑斯山的少女》原著小说
★美国著名童星秀兰·邓波儿经典银幕形象原著作品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作者海伦·凯勒终生难忘的一本书
★西方儿童文学史上公认的经典,172个英语国家的共同选择。
★先后被翻译成70多种语言,全球发行量超过五
深受全世界读者的喜爱,曾被多次改编为电影、动画、戏剧等,影响了全世界一代又一代的儿童。
★知名插画师三乖手绘封面图,唯美精装,可读可藏。
本书采用极具现代感的封面设计,使经典名著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封面图由“东 西”国际插画艺术大展奖获得者、全国第六届插画双年展专业组银奖获得者【三乖】精心绘制,配合精装烫银的装帧工艺,让图书更具美感,值得珍藏。
★适合6-12岁儿童阅读的文学作品,影响孩子一生的经典故事。
內容簡介:
这是“献给孩子以及那些热爱孩子的人们的故事”!
《海蒂》(别名《小海蒂》),出版至今已超百年,先后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全球发行量超过五,是世界上著名的儿童文学之一。
海蒂从小失去了父母,被姨妈收养。在海蒂五岁时,姨妈为了工作将海蒂送到独居在阿尔卑斯山的爷爷家。爷爷性格古怪、为人冷漠,活泼善良的海蒂给爷爷带去了温暖和希望,融化了老人孤僻冷漠的心,他们在阿尔卑斯山度过了几年无忧无虑的时光。
有一天,姨妈突然来到山上,把海蒂带到了法兰克福,让她给一位腿有残疾的小姐——克拉拉当伴读。海蒂给克拉拉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两人也成为了好朋友,但克拉拉家复杂的规矩以及管家的严格管教令海蒂心生忧虑,她渐渐地因思乡患上了梦游症。为了海蒂的身体健康,克拉拉一家把海蒂送回了爷爷家。回到阿尔卑斯山的海蒂恢复了健康和活力,而克拉拉也应约在阿尔卑斯山和海蒂重逢……
小海蒂天真质朴,充满爱心,以孩童毫无保留的稚嫩善意,帮助并感化了一众陷入心灵困境的成年人,正是这种人性本源的善良与美好,跨越时间、国籍、性别和年龄,感动了每一位读者,令《海蒂》成为一部永远也不会过时的小说。
關於作者:
作者简介:
约翰娜·斯比丽(1827?1901)瑞士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儿童教育家。约翰娜?斯比丽出生在瑞士苏黎世附近的一个村庄里,父亲是一名医生,母亲则是一个诗人,她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后到苏黎世求学,并为以后的儿童文学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斯比丽一生创作了大量的儿童故事,这些作品冠以总书名《献给孩子以及那些热爱孩子的人们的故事》。其中著名的有《海蒂》《夏蒂》《在弗里尼坎上的一片叶子》《没有故乡》《格里特利的孩子们》等。《海蒂》被译成50多种语言,全球发行量不计其数,并先后被改编成广播剧、电影、卡通片、连环画等多种形式,在世界各地广为传播。
译者简介:
冉靓,“80后”理科生一枚,生长于巴蜀之地。欣赏理论公式的简洁优美,也沉醉语言文字的精致灵动。无论中文,还是英文德文,觉得每一种语言都是美。忙碌工作之余,喜欢捧起一本书,这是平凡生活里的小确幸。
目錄
章 上山去阿尔姆大叔家
第二章 在爷爷家
第三章 在牧场
第四章 在老奶奶家
第五章 不速之客的拜访
第六章 新生活中的新奇事
第七章 罗德梅尔小姐不愉快的一天
第八章 赛斯曼家乱作一团
第九章 赛斯曼先生听到的新奇事
第十章 又来了一位奶奶
第十一章 海蒂的得与失
第十二章 赛斯曼家闹鬼了
第十三章 阿尔姆山上夏天里的一个傍晚
第十四章 礼拜天的钟声
第十五章 旅行的准备
第十六章 来客人了
第十七章 报恩
第十八章 朵芙丽的冬天
第十九章 漫长的冬天
第二十章 远方朋友的消息
第二十一章 山上的生活
第二十二章 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三章 再见了
內容試閱
梅恩菲尔德是一个宁静的小村庄。一条小路从村庄里伸出来,穿过长满树木的青草地,一直延伸到阿尔卑斯山脚下。
山的这一面笔直高挺,威严地俯视着下边的山谷。一条陡峭的山路通向山顶。山路的两边是大片的草地,长满了矮矮的青草和茁壮的高山野草,一阵阵清香味儿扑鼻而来。
六月里的一个清晨,阳光灿烂。一个结实高挑的少女手牵着一个小女孩走在这狭窄的山路上。
小女孩热得脸蛋儿红扑扑的,被太阳晒得黝黑的皮肤透出了深红色。这一点儿也不奇怪,虽说是在炎热的夏天,小女孩还是裹得严严实实的,仿佛要抵御严寒的天气。
她看上去还不到五岁的样子,从外面很难看出身形。因为就算没有穿三件,她也至少穿了两件连衣裙,一层叠一层的,外边还围了一条厚厚的大红色羊毛围巾,以至于她小小的身体裹在里边完全看不出来了。再加上小脚上一双又笨又重的登山靴,小女孩浑身热乎乎的,缓慢而费力地向山上走着。
两个人从山谷出发,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个小村子。它位于阿尔卑斯山脉中的阿尔姆山的半山腰上,名叫朵芙丽。这个村子是少女的家乡,在这里,她们几乎受到了每一户人家的热情欢迎。有的人在窗户边儿,有的人在门边儿,还有的人在路边儿上,冲她们打招呼。
然而,两个人并没有停下脚步。少女一刻不停地往前走着,沿路只是匆匆地用简短的话回应人们的问候。后,她们来到了小村子的尽头,那里稀稀疏疏地散布着几户人家。
这时,从其中的一扇门里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请等等,蒂提,如果你还往上走,我跟你一块儿吧。”
听到这句话,少女停下了脚步。小女孩立马挣脱她的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累了吗,海蒂?”少女问道。
“不是的,我觉得好热。”小女孩回答。
“山顶不远了,你再加把劲儿,迈大点步子,再有一个钟头我们就能到了。”蒂提鼓励她说。
一位和善的胖妇人从门里走出来,加入了她们的队伍。小女孩站起身,默默地跟在两个人身后。蒂提和妇人相识已久,她们很快就热火朝天地聊起村里的家长里短来。
“你打算带着这个孩子去哪里呢,蒂提?”妇人问道,“这是你姐姐留下来的孩子吗?”
“是的,”蒂提回答说,“我要带她上山去阿尔姆大叔家,把她留在那里和大叔一起生活。”
“什么?你打算把这个孩子留在阿尔姆大叔家?你没有搞错吧,蒂提!你怎么能这样做呢!那个老头儿肯定会把你们打发走的。”
“他不能那样做。他是海蒂的爷爷,他得为海蒂做点什么。我已经照顾海蒂到现在了。实话告诉你吧,芭贝尔,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我可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现在该由她的爷爷来照顾她了。”
“如果阿尔姆大叔跟普通人一样呢,那这话没错。”芭贝尔肯定地说,“可是你也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知道如何照顾孩子呢,而且还是这么小的孩子。他是没办法照顾好她的。话说回来,你到底打算去哪里呢?”
“我要去法兰克福,”蒂提回答说,“我在那儿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去年夏天,有一家人从法兰克福来到这里,在山下的温泉区度假。我为他们整理房间,照料他们的生活起居。那个时候他们就想带我一起回法兰克福去,可是我走不了。现在他们又来度假了,再次提起让我跟他们一块儿回去。这回我打算跟他们走。现在你明白了吧?”
“幸好我不是那个孩子。”芭贝尔带着惊恐的神情说,“没有人知道那个老头儿在山上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很少和人打交道,年复一年,也从未迈进过教堂一步。每年有那么一两回,他拄着粗拐杖走进村子。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害怕地躲到一边儿去了。他的灰眉毛粗粗的,还有一副令人生畏的大胡子,看上去既像一个异教徒又像一个印第安人。不单独撞上他,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儿。”
“那又怎么样?”蒂提反驳道,“不管怎么说,身为爷爷的他得照顾这个孩子。要是他什么也不做,那就是他的责任,而不是我的错了。”
“我很想知道,”芭贝尔以打探的口吻继续说,“那个老头儿心里在想些什么,看上去是那副模样。他孤零零地住在阿尔姆山上,几乎不见任何人。大家对他总是议论纷纷的。不过呢,蒂提,你肯定从你姐姐那里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对吧?”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知道,可是我不打算将它们说出来。如果传到大叔耳朵里,我可会有麻烦的。”
芭贝尔很久以来就想知道阿尔姆大叔的情况了。他为什么这么讨厌和别人在一起,要一个人住到山上去。村民们为什么总是悄悄谈论起他,但是又好像怕他似的,既不敢反对他,也不去赞同他。芭贝尔也完全搞不懂,为什么朵芙丽的村民都管他叫大叔,他并不是所有人的叔叔呀。可是大伙儿都按照叔叔的另一种叫法称呼他为大叔。于是她也跟着他们这样叫,并且不再叫任何别的老人大叔。
芭贝尔是不久之前才嫁到朵芙丽来的。以前她住在山下的波黑提冈。因此,朵芙丽村和邻近一带的奇人逸事她并不全知道。她的老相识则不同。蒂提出生在朵芙丽,直到一年前妈妈去世,才离开朵芙丽搬到山下的哈伽兹温泉区,在那里的一家旅馆作女服务生。那天早上,蒂提带着这个孩子从哈伽兹一路走来,在到达梅恩菲尔德之前,搭上了一个熟人回家的顺风车。
芭贝尔不愿错过这个大好机会,想好好打听打听。她亲密地拉起蒂提的手,问:“从你那儿应该能打听到事情的真相吧。我想,你肯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就跟我说说吧,哪怕一点儿也好。大叔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是不是一直都这么让人害怕,这么与世隔绝?”
“他是不是一直都这样?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现在才二十六岁,而他都有七十岁了。所以,你不能指望我知道他年轻时候的情形。但是只要我说的话以后不会传遍整个波黑提冈,我就把知道的都讲给你听。他和我妈妈一样,都是多姆莱施克的人。”
“蒂提,你这是什么意思呢?”芭贝尔略显生气地说,“在波黑提冈,人们对闲聊可没这么苛刻呀。好吧,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闭口不提的。现在就告诉我吧,你不会后悔的。”
“那么好吧。你可要说话算话呀!”蒂提叮嘱道。她先环顾了一下四周,想看看小女孩是否靠得太近,能听到她说的话。可是小女孩早已不见了踪影,她一定在好久之前就已经没有跟在后边了。只不过她们两个人聊得太起劲,一直没有发觉。蒂提站住脚,四处张望了起来。山路弯弯曲曲,不过从这里俯瞰下去,却可以一直望到朵芙丽。山路上真是连一个人影儿也没有。
“我看到她了,”芭贝尔叫道,“你看到了吗?在那边?”她一边说,一边指向远处的山路。小女孩正跟着放羊的佩特还有山羊们一起爬上那儿的斜坡。“佩特今天怎么这么晚才赶着他的羊上山去?不过这样也好,他可以顺便照看一下海蒂,你就能安心给我讲啦。”
“海蒂不需要人照看的。”蒂提说,“虽然她只有五岁,可是机灵得很。我早就发现了,她能注意到眼前发生的事情,而且也能明白发生了什么。这对她是有好处的,因为阿尔姆大叔除了两只山羊和山上的小木屋,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就从来没有过更多的东西?”芭贝尔问道。
“这个嘛?他曾经拥有过很多东西。”蒂提激动地说,“他曾经在多姆莱施克有一个很大的庄园。他是那一家的长子,还有一个弟弟。弟弟为人安静又正直。可是哥哥呢,却截然相反。他什么也不干,成天摆出一副阔气的派头,四处游荡,和一些来路不明的人打交道,又好赌,又大吃大喝,后把整个庄园都挥霍掉了。
他的父母知道了,因为忧伤过度而相继离开了人世。一贫如洗的弟弟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没人知道去了哪儿。阿尔姆大叔自己呢,除了坏名声什么都没有了,也消失了踪影。
一开始谁也不知道大叔去了哪儿。后来人们听说,他参军去了那不勒斯。之后的十二年,或许是十五年吧,人们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大叔的传闻。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又出现在了多姆莱施克,身边带着一个年纪不小的男孩子,想要找个亲戚托付。可是他吃了闭门羹,没有亲戚愿意与他往来。他很愤怒,发誓再也不踏足多姆莱施克半步。
随后,他来到了朵芙丽,和那个男孩一起生活在这里。他的夫人大约是个格劳宾登人,在山下某个地方和他相遇并结了婚,不久又去世了。他那时应该还是有些钱的,因为他让那个叫托比阿斯的男孩去学木工手艺。托比阿斯是个正直的好孩子,朵芙丽的人都很喜欢他,但是谁也不相信阿尔姆大叔。有人说,他或许是从那不勒斯逃回来的,不然就是遇到了什么倒霉事。他没准儿杀死了一个人,当然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打架的时候。
尽管这样,我们仍然承认和他的亲戚关系,因为我妈妈的奶奶和大叔的奶奶是姐妹。也因为这样,我们管他叫大叔。再加上在朵芙丽,我爸爸那辈的人都和我们家有点儿亲戚关系,所以大家也都跟着叫大叔。自从他搬到阿尔姆山上去住后,大家都管他叫阿尔姆大叔了。”
“托比阿斯后来怎么样了?”芭贝尔好奇地问。
“别急嘛,马上就要说到了。我总不能一口气说完呀。”蒂提说,“托比阿斯在很远的梅尔士学习过。完成学艺后,他回到朵芙丽,娶了我姐姐阿德海特。他们两人相爱已久,结婚后一直相亲相爱。可惜好景不长。两年后,托比阿斯帮人建房子的时候,房梁掉下来把他砸死了。人们把托比阿斯抬回家,我姐姐看到他被砸得扭曲变形的身体,因为震惊和伤痛发了一场高烧,从此再没有好过。姐姐的身体一向就不好,还得过一种奇怪的病,让人摸不着头脑她是睡着了呢,还是醒着。托比阿斯去世的短短几周后,我姐姐也离开了人世。
在那之后,两个年轻人令人落泪的悲剧就四处传开了。无论在私下里,还是在公开场合,人们都说,这是对阿尔姆大叔不信仰上帝的惩罚。有人将这话告诉了大叔,牧师也规劝他应该向上帝忏悔。但是他不但不听,反而变得更加愤怒,更加固执。他再也不跟人讲话。别人见到他,也都躲得远远的。他搬到了阿尔姆山上,据说再也不会下山来。从那以后,他就一直住在阿尔姆山上,与上帝和人都断绝了来往。
妈妈和我收养了阿德海特的孩子,她那时才一岁大。去年夏天,妈妈离开了人世,我想到山下的温泉区赚点钱。于是我付钱给乌尔若老奶奶,托她照看海蒂。我既会缝补又会编织,所以找活儿干并不难,整个冬天我都留在温泉区。今年早春,我等候的那户人家从法兰克福回到这里,再次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们走。我们后天就要动身了,我可以向你保证,那儿是个很好的地方。”
“所以你就要把这孩子交给老头儿照看?你竟然想这么做,这令我很吃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蒂提。”芭贝尔满是责备地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 蒂提反驳道,“我已经对这个孩子尽到我的责任了,你还想我做些什么呢?我总不能带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去法兰克福吧。不过你这是要去哪儿呢,芭贝尔?去山顶的路我们都走了快一半了。”
“已经到了。”芭贝尔说,“我有事要跟佩特的妈妈讲,她冬天里常常帮我纺线。那么,再见了,蒂提,祝你好运!”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