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英文書會員書架精選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17年02月出版新書

2017年01月出版新書

2016年12月出版新書

2016年11月出版新書

2016年10月出版新書

2016年09月出版新書

2016年08月出版新書

2016年07月出版新書

2016年06月出版新書

2016年05月出版新書

2016年04月出版新書

2016年03月出版新書

本頁面簡體字版,由Google翻譯

本頁面繁体字版,由Google翻譯

『簡體書』动机之后,只剩沉默

書城自編碼: 2540388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
作者: [日]西泽保彦
國際書號(ISBN): 9787539981109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5-4-1
版次: 1 印次: 1
頁數/字數: 231页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155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000全台灣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纪录·影像:海外与中国:性别与视觉:百年中国影像研究
《 纪录·影像:海外与中国:性别与视觉:百年中国影像研究 》

售價:NT$ 190
魏晋风流多少事:趣解〈世说新语〉
《 魏晋风流多少事:趣解〈世说新语〉 》

售價:NT$ 180
树敌(翁贝托·埃科作品系列)
《 树敌(翁贝托·埃科作品系列) 》

售價:NT$ 210
从东方到西方:汤因比环球游记
《 从东方到西方:汤因比环球游记 》

售價:NT$ 290
壬辰录:万历朝鲜半岛的抗日传奇
《 壬辰录:万历朝鲜半岛的抗日传奇 》

售價:NT$ 190
文明经受考验
《 文明经受考验 》

售價:NT$ 245
中美关系史(修订本)
《 中美关系史(修订本) 》

售價:NT$ 1200
单恋(2016版)
《 单恋(2016版) 》

售價:NT$ 210

建議一齊購買:

+

NT$ 146
《 她死去的那一晚 》
+

NT$ 182
《 依存 》
+

NT$ 221
《 生首是闻 》
+

NT$ 187
《 深红色的迷宫 》
+

NT$ 151
《 推理要在晚餐后3 》
+

NT$ 151
《 推理要在晚餐后2 》
編輯推薦:
◆《解体诸因》作者西泽保彦“动机论”推理小说经典作。

◆6篇让人头皮发麻的猎奇杀人事件,6个拷问人性黑暗的极端动机。

◆嫉妒、贪婪、欲望、妄执……恶意的连锁,最终导向杀意。
◆完美布局,惊天逆转,再加上令人“细思恐极”的恐怖动机,才能造就最完美、纯粹的推理小说!
內容簡介:
将支离破碎的线索串联起来的,除了严丝合缝的逻辑,还有比凶案本身更恐怖的动机。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逃不掉的。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绝对逃不掉的。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我终于知道是谁了。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我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
關於作者:
西泽保彦,日本超人气推理作家。其作品常常有着天马行空的超现实世界观,却能恪守本格推理小说的逻辑性与公平性,因而在推理文坛独树一帜。穿越时空、人格转移、瞬间移动、存档读取……结合“科幻”与“推理”双重智慧的奇思妙想,为读者带来新鲜感十足的阅读体验。
目錄
逢九之龄 1

迷路的死神 31

未开封 61

无妄之灾 91

我对她所做的事 129
动机之后,只剩沉默 167
內容試閱
“咦?”我不由自主地出了声。

我探进储物间,看到一个烟熏灰色的小箱子。箱子很轻,我把它拿在手里,开始以为是个空书箱,便想把它收拾到纸箱里,结果手一滑,它的盖子弹开,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落在地板上。

是一把钥匙。这不是现在常用的弹簧锁钥匙,而是老式挂锁的钥匙。

这是什么钥匙呢?我歪头想着。“啊,那个!”这时背后传来亚梨纱的声音。

“你见过这把钥匙?”

“我想,这大概是我的吧。”

“啊?”

“应该是我以前住的公寓的钥匙。”

“这样啊。”

和我同居前,亚梨纱的确租过一间一居室。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甚至已经记不清那个小区的名字了。

这里是“水无月公寓”的最顶层——九层最靠边的房间,一九八九年,我将它买下,开始和亚梨纱一起生活,入住那天是我的三十九岁生日。从那之后已经过了二十年,也就是说,这把钥匙是二十年前的东西吗?

“为什么这把钥匙会在这里?亚梨纱,该不会是你和原来的房东解约时没有返还钥匙吧?”

“不会吧,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会做那种事。”

“可是现在,它确实在这里啊。”

“我记不清啦。”

她越过我的肩膀,端详着我手上的钥匙。之后,她静静地从背后抱住我,一股香气将我笼罩。这香气即使经过二十年,也仍然如此年轻性感。是的,她一点儿都没变。从我们第一次肌肤相亲开始,她便是这样。

亚梨纱像以前一样喜欢穿休闲装。今天她穿着一件粉色T恤,上面用红字印着“LOVE
& PEACE”,下身则穿着一条修身牛仔裤。这身打扮和她高挑洋气的外表非常相称,不过现在已经十月了,就算是暖冬,我看着也会觉得冷。

“啊,对了。我当时配了把备用钥匙。”

“备用钥匙?”

“应该是吧。这把钥匙是从你的箱子里找出来的吧?当时你经常来我家,我就配了把备用钥匙放在你这儿。”

“哦……大概是这样吧。”尽管我并不记得有这么一码事,不过也想不出其他可能性,“那我们要怎么处理这东西?”

“那间一居室不知现在还在不在。实在不行就扔了吧。”

可是,这真是放在我家的备用钥匙吗?我的确多次去过亚梨纱租住的房子,却并没有频繁到需要使用备用钥匙的程度。那时,天天有一堆手术等着我做,我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和亚梨纱确定关系几个月后,我们就开始同居,所以我并没有产生要配一把备用钥匙的想法。真是想不通。

正当我无法释怀地望着那把钥匙时,起居室的电话响了。

我一回头,亚梨纱已经不见了。她应该是回房间整理东西了吧。我走出和室,穿上拖鞋。

穿过餐厅,我来到对面的厨房,这里摆放着一台巨大的银色冰箱。这种冰箱普通家庭通常不会购买,只有企业会因业务用途购买。

为了纪念二人开始同居,喜爱美食的亚梨纱一定要在家中放一台大冰箱,结果害我花大价钱买了它。一开始我们曾经用排骨把它塞得满满的,不过很快就对此厌倦起来,最后这个冰箱还是空着的时候多。

这冰箱买回来后就没怎么用,到现在已有二十年了,怎么处理它好呢?我本以为亚梨纱会反对我处理掉它,结果并非如此。“反正是旧型号,不要也罢,随便你怎么处理。”她漫不经心地回答我。这话说来简单,真要处理起来却并不简单。

我静静叹了口气,拿起电话听筒。

“喂?”另一端传来男人的声音。对这声音,我没有印象,“请问是安河内家吗?”

“是的。”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安河内三路吗?”

“是我,有什么事?”

“我是警察局的。”

是警察。咦,怎么回事?

“我们有事需要向您请教,现在方便吗?”

“什么事?”

“请问,您有没有听说过‘浮田裄范’这个名字?”

对方将名字的写法告诉我。我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不,并没有。”

“您不觉得耳熟吗?”

“没有,请问他是什么人?”

“关于这一点,我恐怕不能在电话里和您说。我们直接见面谈好吗?”

对方彬彬有礼,却传达出一种不容拒绝的压迫感。

我环顾室内,只见房内胡乱堆放着垃圾袋和纸箱,虽然后天才搬家,我已把搬家的工作交给了专业人士,但需要我们自己事先整理的私人物品还是有一大堆。

“现在我们家太乱了,在外面见吧,希望您能稍等一下。”

“明白了,那就麻烦您了。”对方说出了一家附近的咖啡馆的店名,挂断了电话。

亚梨纱走过来:“怎么了,三路?是谁打来的电话?”

“说是警察。”

“咦?他们找你做什么?”

“谁知道。问我是否知道叫浮田的人。我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他就要约我直接见面。可我不认识那人,见了也是浪费时间。”

“我也一起去吗?”

“嗯,算啦,你还是在家收拾屋子吧。”

我再度环顾室内。已经二十年了吗?

在这二十年里,我和亚梨纱一起生活在这个空间里。我一直没有公开和她的关系,包括我的家人和亲友在内,从来没有人踏足过我们的住所。是的,可以说,这里是……

圣域。

马上……就要和这片圣域分别了。

“路上小心。”亚梨纱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向警察指定的咖啡馆走去。店门开着,一位身着黑西装的男人正坐在窗边的位子上。此时,店内没有其他客人。

像是之前已经知道了我长什么样子,男人看到我,立刻站起身,恭敬地向我点头,让我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麻烦您特意出来一次,真不好意思。”

这个警察看上去比较年轻,也就三十岁左右。就年龄来说,可以当我的孩子了。

“我是县警局的佐原,”他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明,“我们就直入正题吧,”他递过一张照片,“请您看看这个。”

照片上是一位老人,他满头棉花般的白发拢在耳后,一副乖僻不快的样子,年龄有八九十岁。

“这就是您刚才说的那个人?”

“这就是浮田裄范。您不认识他吗?”

“完全不认识,我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也没见过他。”

“这样啊。”

“这么说来,为什么要问我?”

“您家就在这附近吧。不,确切地说,是过去的家。您没看报纸?”

“我平时基本不看电视和报纸。”

佐原取出几张纸扔到桌上。那是几张报纸的复印件,一张的日期是前天,也就是十月十四日,星期一。看上去并非什么大新闻,内容是民生委员在拜访一位独居老人家时,发现了他的尸体。他的住所与“水无月公寓”在同一区。目前这一阶段尚未公布这名男性的姓名。

第二张报纸的日期是第二天,即十月十五日,昨天。事件的后续报道称,死者名叫浮田裄范,七十八岁。比我想象的要小一些,但让我在意的是,警察认为这是一起杀人事件。

“浮田先生的死亡推定时间并没有报道出来,应该是十三日午后一点左右。因为尸体发现得比较及时,死亡推定时间也相对准确。直接死因是心脏衰竭。不过,他的头部有很大的裂伤。乍一看像是不小心摔倒所致,实际上却有很多不自然之处。他很可能是被人殴打导致受惊过度而死。”

“会不会是强盗?”

“室内没有抢劫财物的迹象,浮田的钱包、柜子里的存折都没动过。当然,也可能是有人想入室抢劫,为了威胁浮田而殴打他,结果导致了他的死亡,凶手大惊之下,没拿走任何东西就匆忙逃跑了。”
“恕我直言,”我稍微有点着急,“关于这个人的事,为什么要来问我呢?”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