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英文書月讀會員書架精選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17年04月出版新書

2017年03月出版新書

2017年02月出版新書

2017年01月出版新書

2016年12月出版新書

2016年11月出版新書

2016年10月出版新書

2016年09月出版新書

2016年08月出版新書

2016年07月出版新書

2016年06月出版新書

2016年05月出版新書

本頁面簡體字版,由Google翻譯

本頁面繁体字版,由Google翻譯

『簡體書』女人梨香

書城自編碼: 2522958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小說→中国当代小说
作者: 万方
國際書號(ISBN): 9787500859420
出版社: 工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5-1-1
版次: 1
頁數/字數: 264/170000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198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000全台灣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日本大发展时代启示录
《 日本大发展时代启示录 》

售價:NT$ 225
太平洋足够宽广:亚太格局与跨太秩序
《 太平洋足够宽广:亚太格局与跨太秩序 》

售價:NT$ 390
日本海洋战略研究
《 日本海洋战略研究 》

售價:NT$ 510
大国重器:揭秘顶尖战略武器
《 大国重器:揭秘顶尖战略武器 》

售價:NT$ 160
美国卸任总统的政治和社会角色研究
《 美国卸任总统的政治和社会角色研究 》

售價:NT$ 480
宗教与美国社会:第十三辑
《 宗教与美国社会:第十三辑 》

售價:NT$ 400
唐安麒逆生长法则
《 唐安麒逆生长法则 》

售價:NT$ 199
给肠道洗洗澡
《 给肠道洗洗澡 》

售價:NT$ 149

建議一齊購買:

+

NT$ 182
《 小说月报2014年实力作家精品集 》
+

NT$ 302
《 张大千 (知名剧作家沙叶新生动重现一代巨匠风流蕴籍的一生,同名电视剧将热袭湖南卫视!) 》
+

NT$ 254
《 慈禧的面子 》
+

NT$ 138
《 我的菩提树(2013最值得收藏的权威珍藏本!张贤亮亲题书名,三十年小说、散文佳作贵州人民全面收录(全10册)。) 》
+

NT$ 164
《 康家小院(最具诺奖竞争实力,堪称中国版《百年孤独》、茅盾文学奖经典作品《白鹿原》作者陈忠实被遗落的小说精选) 》
+

NT$ 164
《 好的故事("写女性心理最好的男作家",在这里读懂中国女性") 》
編輯推薦:
作品将女性文学与民国、抗战、土改、改革开放等时代背景结合,超越女性书写,对大时代中的人物脉络有很好的把握。
 书稿时间跨度长,将女人在各个阶段的担当描绘准确细致,且写人写景写物写情均感人至深,营造出一种万花筒般的氛围。该书是少有的佳作,作者的知名度和作品的内容都会吸引读者关注。
內容簡介:
本书为著名作家万方的新作。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的江南。梨香八岁即被定亲,但家人都瞒着她对方是一个盲人的事实。青春期时得知这一消息,梨香跑去城里找在工厂做工的姑姑。期间认识了工厂的少主陆伯南。陆的出现打乱了她的人生步调。嫁给盲人后,梨香一直不能忘怀陆。借口回城为陆生了孩子,然后回乡抚养。抗战爆发,孩子被炸死,梨香与婆家一起生活,土改以后,婆家破败,她与村干部——之前婆家的长工又走到了一起。來源:台灣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tw
 女主人公梨香是个信命、认命的人。她的一生都被命运主宰,听天由命。即使有过对命运的反抗,也只是假托某些名义,从来不敢真正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關於作者:
万方,女,1952年出生于北京,中央歌剧院编剧、剧作家。曹禺的三女儿。
“文革”中到东北插队,任部队创作员,代表作品有:《空镜子》、《空房子》、《香气迷人》、《你是苹果我是梨》等。作品曾获第六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获第4届中国优秀电影“华表奖”、中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中国优秀电视剧“金鹰奖”、曹禺剧本奖等荣誉。
目錄
卷一 女人梨香

卷二 女人黑宝

卷三 玉蟾蜍

卷四 杀人
內容試閱
范阿姨,范梨香,一生中有一个词从来没有从嘴里说出过:爱情。







四月,马路上刮着强劲的春风,范阿姨提着满满的菜篮子往家走,风一股往东一股往南,没头没脑,挟带着细小的沙铄,刮得她睁不开眼。她走得很慢,头发全乱了。街边小花园,一个男人坐在长椅上看报纸,瘦削,头发灰白,身穿米色风衣。报纸像挣扎的大鸟,哗啦啦扇动翅膀,要飞走。结果“忽”地真飞了,就是说,报纸被一股强风猛然掠去,扑向范阿姨,突如其来地兜住她的脑袋。

范阿姨一阵慌乱,用手乱抓。男人远远看到觉得好笑,随即就笑不出了,胸口微微抽紧,天哪,那不就是她吗,他要等的人。

“梨香,梨香吗……”他喊着走上前,“你家主人说你买菜去了,我出来在这里等,你好不好?”

范阿姨一手提着菜篮另一只手抓着报纸,意外地相逢让她困惑不解,慢慢缓过神,眼睛惊愕发亮:“是你,陆先生……”

“是,是我呀,我来看你。”陆伯南不由向矮小的范阿姨俯下身,回答。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范阿姨真想知道。陆先生笑了,“很简单,想找,就能找到。”范阿姨也笑了,“你本事真大。”

那天他们站在春风里,头发被吹得乱蓬蓬。行人熙攘,嫩芽从伸向天空的树枝上悄悄冒出来,地球转动着,与每天没有一丝不同。







水,使这块土地晶莹闪烁。湖泊在阳光下闪耀着大片的白光,数不清的一线线一圈圈的闪光散落乡野,是小河或水塘,更加细碎的闪光是稻田,遍布大地,水牛沉重而缓慢地在田间跋涉,扭动的脊背亮光闪闪。

范家世代居住在西塘镇,十多亩水田,五间房子,雇着两个长工。三个姐妹之后终于有了弟弟,一个月五斗米为儿子雇了奶娘。奶娘的紫色奶头大如梅子,范梨香看着弟弟的小嘴吃力吸吮,在心里暗暗为弟弟使劲。

大姐六岁死于天花。梨香和二姐在水塘边玩耍,掉进水中,一个被救起一个淹死。梨香是幸存者。长到八岁,一天家里来了几个客人,挑来八担花生,又叫长生果,放在堂屋,再掏出一摞白花花大洋摆到桌上。娘在灶堂间煮水扑蛋,笑着端上来。小姑娘凑热闹站在门口张望,来人对她指指点点,羞得她脸红逃跑。第二天爹吩咐长工把客人挑来的长生果又挑回去两担,算作回礼,就此定下小姑娘的终身。

当年曹丝娘生下女儿是在三月末,桃花刚谢,梨花正开,当过教书先生的祖父给孙女起名梨香,很美的名字。祖父个子高大,身穿长衫,人人见面都称他先生。在学堂教书时手握戒尺,爱听戒尺嗖嗖挥舞的声音。后来教孙女认字,范梨香的小手时常肿得像粽子,越是害怕越记不住。

两个女儿的丧生让曹丝娘流了太多眼泪,导致眼睛终日酸涩,并常遭头疼折磨。终于给范家生出儿子让她感觉大功告成,卸下重担后的身子总是懒洋洋,日趋丰腴。父亲范炳三开着猪行,农人养猪的饲料、稻谷由他供给,猪长大了却不卖给他,而是卖给出价更高的人,整日忙着四处要账。女儿渐渐接下妈妈的担子操持家务,屋里屋外收拾打扫,洗衣做饭,再给长工做三顿饭。最怕的是洗衣服,水下沉溺的经历让范梨香对水恐惧,硬着头皮往河塘走,边走边掉眼泪。

过节时村上来了戏班子,热热闹闹搭起戏台。姑娘们躲在屋里忙着照镜子,涂脂抹粉。曹丝娘守着梳妆匣不许女儿碰,一晚上四出戏只允许女儿看一出就回家,道理是定了亲的姑娘少抛头露面。早有风言风语刮进耳朵,范家的梨香不用打扮,十足的美人胚子,抹了灶灰也好看。戏班的人见到她也不由逗趣:这小姑娘真是漂亮,跟我们走,做戏去吧。此类流言令曹丝娘不安,不悦,她以千年不变的眼光看世界,衡量好女人坏女人,一辈子只担心一件事,女人的名节。信念之坚定可用磐石比喻。



上坞的谭家有田上百亩,楼房一座,门前立着的石狮子经岁月浸润乌溜溜发亮。独子阿宝六岁时大病一场,病愈后眼睛看东西模糊,逐渐灰蒙一片,直至黑暗彻底降临,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谭家挑来长生果,送来大洋,与范家结亲,这让范炳三满心得意,然而对未来新郎的视力问题他并不知情,等知道了一切已定,想想无可奈何,作罢。

八岁的梨香懵懂无知,觉得定亲和过年差不多,是件遥远而令人期待的事。一天天长大,开始照镜子,喜爱对镜梳妆,不由被镜子里的人吸引,总想多看几眼,镜中人下颏尖尖,一双眼睛弯弯如月牙,浓密黑发三拧两拧结成粗粗的大辫子,甩到身后,刘海齐齐遮住眉毛。

“梨香,梨香,”有谁轻声唤她,“你真好看,让人怎么也看不够。”身后模模糊糊显出一人影,想看清楚却不可能。“你脸红什么,别不好意思,是我。”

“你、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我是你丈夫,你是我的女人。”

“妈呀,羞死人了。”镜子“啪”地扣到桌上。

“好好,我不说,再不说了,我会等着你。”

镜子悄悄翻转过来,窗外的蓝天一闪而过,鸟儿在墙头啁啾。



纸包不住火。快过年时范炳三让女儿到镇上的肉铺要账,伙计孙麻子站在案板前给猪只剔骨,利刀沿隐秘缝隙划开,再割下整条粉嫩里脊,摔到案板上。见范梨香进门,嘻嘻笑道,“哎哟,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仙女下凡啦!”

老板去了茅厕,梨香等他回来。

孙麻子拿起手边烟袋点上,深吸两口,话语随烟雾从口中冒出,“老天爷真是不公道,明明长着一副天仙模样,偏要给一个看不见的人,要我说不如给他个歪嘴斜眼的丑八怪,还不是一样。”

好久以来范梨香只觉得头上蒙着一块黑布,懵里懵懂。那些旁敲侧击,闪烁其词,隐藏着秘密,而又津津乐道,让她饱受疑心之苦。

“孙麻子,你说谁看不见,你说清楚。”

“谁?你问我是谁?我怎么知道是谁,哈哈哈哈……”开心大笑。

范梨香胸口一阵憋闷,眼前泛起层层波光。姑娘的眼泪触动了男人的心,孙麻子止住笑,长叹一声,“唉,我是劝过你爹的,不该呀,好好的姑娘给瞎子做老婆,真作孽!”

瞎子?!天爷啊,原来是这样,怎么会这样!

梨香抽噎着往家跑,回家后扑到桌子上大哭。曹丝娘被惊动,问女儿怎么了,受了欺负还是别的,得不到回答满心恼火,欲发作,转念之间猜中了缘由。

“哭什么嘛,我讲给你听,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男人家有钱,又是独子,你嫁过去不会吃亏的。”

“我,我……”鼻涕眼泪齐下堵住喉咙,拼命吞咽才免于窒息,“我不要嫁给瞎子!”囫囵喊出一句,转而扑到床上悲痛嚎啕。

看女儿浑身哆嗦不止,曹丝娘又急又气,跺脚,“说什么不要,你是谭家的人,不要只有去死。”

晚饭是曹丝娘做的,女儿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不起身,饭也不吃。早料到会有这天,随她哭吧,又哭不死人。



范梨香不再照镜子,头也懒得梳,胸口上时刻压着块大石头,感觉憋闷,要用大力量吸几口气才好一点儿。去河塘边洗衣服,荡漾的水波令人眩晕,想象自己一头栽入水中的景象,不由神往。

“梨香,梨香……”那声音又在叫她,她泪眼朦胧,“不要信他们,他们骗人,你那么好看,我要好好地看你,怎么会看不见。”

夜晚躺在黑暗里,心底有一个声音喃喃不休,和菩萨说话,求菩萨保佑,保佑自己是被骗了,将来的那个人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爹娘是亲生的爹娘,总是疼她的,总不会害她。
暗夜,梨花的白影子一团团静止不动。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