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聯絡我們  | 運費計算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註冊 |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排行榜分類閱讀雜誌音碟 香港/國際用戶
最新/最熱/最齊全的簡體書網 品種:超過100萬種書,正品正价,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送貨:速遞 / EMS,時效:出貨後2-3日

2019年08月出版新書

2019年07月出版新書

2019年06月出版新書

2019年05月出版新書

2019年04月出版新書

2019年03月出版新書

2019年02月出版新書

2019年01月出版新書

2018年12月出版新書

2018年11月出版新書

2018年10月出版新書

2018年09月出版新書

2018年08月出版新書

『簡體書』芙蓉王妃(安知晓虐心言情经典巨制!为了复仇,她赌上一生幸福,谈笑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有人都在赌,有人赌情,有人赌命!·悦读纪·)

書城自編碼: 2006565
分類: 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安知晓
國際書號(ISBN): 9787543689053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1-1
版次: 1
頁數/字數: 全2册/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NT$ 359

我要買

share:

驚喜:單張訂單滿NT$1000全台灣免運費!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手機瀏覽
或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我在现场——摄影家口述
《 我在现场——摄影家口述 》

售價:NT$ 307
极彩色幻想录 藤原架空少女世界插画技法 赠送精美贴纸2张8开海报1张
《 极彩色幻想录 藤原架空少女世界插画技法 赠送精美贴纸2张8开海报1张 》

售價:NT$ 413
LP挪威-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旅行指南系列-挪威(第二版)
《 LP挪威-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旅行指南系列-挪威(第二版) 》

售價:NT$ 472
普鲁塔克与罗马政治
《 普鲁塔克与罗马政治 》

售價:NT$ 313
猫狗自然养育圣经
《 猫狗自然养育圣经 》

售價:NT$ 625
邂逅经典——欧洲博物馆头像雕塑
《 邂逅经典——欧洲博物馆头像雕塑 》

售價:NT$ 466
Linux开源网络全栈详解:从DPDK到OpenFlow
《 Linux开源网络全栈详解:从DPDK到OpenFlow 》

售價:NT$ 419
跟刘渡舟学用经方
《 跟刘渡舟学用经方 》

售價:NT$ 509

建議一齊購買:

+

NT$ 330
《 谁主天下(终结篇)(安知晓经典言情小说:完美巨制,独家珍藏。浮华一生,笑沉醉,散了一世情缘;冷枪暗箭机关藏,乱世儿女帝王梦。试问,谁会君临天下?究竟,谁能主宰苍穹?悦读纪) 》
+

NT$ 299
《 谁主天下(巨神级作家安知晓经典言情小说:六年期盼;完美巨制,独家珍藏。浮华一生,笑沉醉,散了一世情缘;冷枪暗箭机关藏,乱世儿女帝王梦。试问谁会君临天下?究竟,谁能主宰苍穹?) 》
+

NT$ 153
《 完美替身恋人:终结篇(安知晓总裁系列完美终结。温柔单纯娱乐圈新星VS痴情腹黑狂霸拽总裁,解除误会,复合蜜恋。原名《总裁的替身前妻》(送精美卡贴)——魅丽心晴坊) 》
+

NT$ 175
《 完美替身恋人(温柔单纯娱乐圈新星VS痴情腹黑狂霸拽总裁。安知晓1亿点击率的超人气之作,原名《总裁的替身前妻》(送精美年历卡片)——魅丽心晴坊) 》
+

NT$ 349
《 王牌宠妃(终结篇)(五年期盼,完美终结;独家珍藏!小说阅读网巨神级作家安知晓经典言情小说。只为你回眸一笑,轮回千年,再续前缘;上穷碧落下黄泉,千年孤独,九死不悔。·悦读纪·) 》
編輯推薦:
小说阅读网巨神级作家安知晓虐心言情经典巨制!绝对超值,完美典藏!
她是狠戾毒辣的瑶光夫人,还是有口皆碑的绿芙小姐?
她是天下百万难民称颂的芙蓉王妃,还是芙蓉血案的主谋、朝廷第一钦犯?
为了复仇,她赌上一生幸福,谈笑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所有人都在赌,有人赌情,有人赌命!
错嫁姻缘,棋定终身。
同心离居,相思成引……
只字不提的爱意,被误会一次次中伤。
她爱的人,只有万箭穿心的下场……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女子倾城系列:《妃子血》、《改尽江山旧》、《婀娜传说》、《美人天下》、《公主大福》、《江山如画》、《后宫?薄欢凉色》、《碧霄九重春意妩》、《烟娇百媚》、《拒做帝妃》、《青瞳之大出天下》、《青瞳之大争天下》、《大宫?玉兰曲》、《薄媚?恋香衾》、《情晚?帝宫九重天》、《凤栖宸宫》、《爱奴》、《一斛珠》、《绣宫春》、《夜妖娆》、《戒风流》、《美人凶猛》、《云鬓花颜之风华医女》、《美人凶猛》(完结篇)、《锦宫春》、《天下志之锦瑟无双》、《牡丹灯笼》、《孔雀》、《除了我你还能爱谁》、《爱上玄武》。
公子倾城系列:《公子无耻》、《公子难求》、《公子多情》、《公子倾城
內容簡介:
她是天下百万难民称颂的芙蓉王妃。
笑,是她最大的本事,在笑容里掩盖了一切罪恶和孽端。
为了复仇,她用纤纤玉手掌控整盘棋局。一场花轿错嫁,扭转乾坤。
为了复仇,她赌上一生幸福,在朝廷掀起血雨腥风……
他是朝廷第一王爷,缘起于棋,缘错于棋。
他原以为会娶到自己从小定下的新娘,谁料却被她一手打乱。
一场花轿错嫁,缘错一生。
他从小为皇位而生,为皇位而活,却被她所惑。
江山、美人他皆不放手,狠戾和纯情,人性的极致两端,他将如何选择?
他本是她的棋子,却迷上下棋之人,妄想夺回主权,最终失了一切。
错错错,一切都是错!
本是各有棋局的他们,被她一手推到一个棋盘上,有人赌情,有人赌命!
是谁欠了谁的血债,又是谁主宰了谁的人生?
计中情,情中计,一环紧扣一环,一步紧接一步……
在阴谋和爱情中沉浮,谁能置身事外?
關於作者:
安知晓,80后女生,炙手可热的当红网络作家,小说阅读网巨神级作家。其作品风格迎合了网络阅读趣味,轻松、华丽,环环相扣,层层推进,是网络写作“聊天室写法”的开山鼻祖。
2010年4月,出席上海网络文学青年论坛;2011年3月,在小说阅读网稿酬过100万元,成为第一位踏入“百万俱乐部”的网络女作家。
代表作品:《天才魔妃》《芙蓉王妃》《王牌宠妃》《谁主天下》《瑾年绝恋醉流苏》《亿万老婆买一送一》等。
目錄
上册
 第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二章:家破人亡
 第三章:京师两芙蓉
 第四章:上错花轿嫁错郎
 第五章:芙蓉王妃
 第六章:英雄难过美人关
 第七章:前程往事成烟云
 第八章:宫宴
 第九章:美人计
 第十章:棋逢对手
 第十一章:芙蓉血案的真相
 第十二章:相见不相认
 第十三章:内忧外患
 第十四章:风波起
 第十五章:骨肉相残
 第十六章:怡宁宫
 第十七章:在地狱仰望天堂
 第十八章:陷害
 第十九章:温情
 第二十章:真情流露
下册
 第一章:爱和恨
 第二章:道是无情却有情
 第三章:宫变
 第四章:共赴黄泉
 第五章:世外桃源
 第六章:万箭穿心
 第七章:笑容是怎样炼成的
 第八章:苏醒
 第九章:相敬如宾
 第十章:战乱
 第十一章:纯粹的快乐
 第十二章:豁然开朗
 第十三章:蛊毒
 第十四章:美梦破碎
 第十五章:堕落
 第十六章:英雄气短
 第十七章:离意
 第十八章:过客
 第十九章:难产
 第二十章:团圆
番外一:皇上大婚记录
番外二:皇上生辰记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皇宫,怡宁宫。

大雨滂沱,刘芙若搀扶着凤君政走进怡宁宫。女孩年纪尚小,力气不足,搀扶凤君政难免吃力。好不容易进了怡宁宫,凤君政一个踉跄,摔在地毯上。

“政哥哥,政哥哥,你怎么样了?”刘芙若慌忙坐在他旁边,小小的手吃力地扳过他的身子。凤君政脸色苍白,却不减俊逸,躺在女孩的怀里,紧闭着眼眸。雨水从他湿润的长发滑过,落在脸颊上,长而卷翘的睫毛盈满了水珠,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刘芙若红了眼睛,一声声喊着政哥哥。
凤君政睁开眼睛,“傻丫头,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刘芙若说道:“没死也差不多了,你看看你,跪了一天。贵妃娘娘也太狠心,她是你的娘亲,为什么还会惩罚你,她一点都不疼你。”

凤君政从她怀里坐起来,摸了摸刘芙若湿透的头发,“芙儿,对不起,害得你陪我一起淋雨。你这傻丫头,早就让你回去,你怎么不听话?”

“我回去就没人陪你了。”刘芙若说道,抓过凤君政的手,“政哥哥,你不要害怕,贵妃娘娘不心疼你,芙儿会心疼你的,芙儿也会陪着你,不让你寂寞。”

“芙儿……”少年怔怔地看着她,倏地把她抱在怀里。两个湿透的身体拥抱在一起,用他们仅有的体温温暖彼此。刘芙若心中暗暗发誓,等她长大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凤君政,不会让他受到今天这样的羞辱。
“政哥哥,我去叫御医过来看看,你身上有伤,又淋了几个时辰的雨,一定要找御医看看。”刘芙若说着便要推开他去找御医。

看到女孩脸上的担忧,凤君政眸中掠过一道寒芒,他淡淡一笑,“别忙活了,母妃吩咐了,不准任何人给我医治,若是知道我找御医,御医也活不了,何必白白害了别人。”
刘芙若慧黠一笑,“我也淋了雨,说是我生病不就可以了吗?”

“好芙儿,你快去换一身衣服,别着凉才是真的。我是男人,受点伤、淋点雨不算什么,小事罢了。”凤君政说道,“若是大将军知道你陪我淋雨,他会更讨厌我。”
“怕什么,有我呢,我喜欢你就好了。”刘芙若笑得眉目弯弯,逗笑了凤君政。

堂堂的二皇子凤君政,呼风唤雨,人人畏惧,然而,这风光背后却隐藏着太多的心酸和苦楚,他只要犯了一点错,就会被母妃惩罚,往死里折磨。从小,他仅有的温暖都会被剥夺,一次又一次地被自己母亲收走,他身边,只有这么一个温暖的女孩——他生命里的阳光。
“芙儿,有你真好!”凤君政说道。他情不自禁地亲了亲刘芙若的脸颊,心中暗暗期待她快些长大,等她长大,她就能永远陪着他。
刘芙若脸颊红成一片。
凤君政抚着她的小脸,“你再长几岁就好了。”
“为什么?”
凤君政一笑,“以后告诉你。”
刘芙若乖巧地点头,跑到内室找了一件长袍交给凤君政,“政哥哥,你快些去换,你身上有伤,容易着凉。”

凤君政点点头,进了内室换衣裳。怡宁宫是凤君政常来之地,宁贵妃留他过夜,幸好也给他准备了衣服。刘芙若回去换衣服,擦干头发回来,凤君政已换好了衣服,一个人落寞地坐在窗边,不知在想什么。

刘芙若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边,“政哥哥,不如我们去你的宫殿吧。这里毕竟是宁妃娘娘的地方,贵妃娘娘不喜欢你来,她若是知道,又要惩罚你。”

凤君政把小小的刘芙若拉到怀里抱着,“芙儿,你知道吗,怡宁宫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有人疼爱的,我才能忘记母妃给我的疼痛。”
“我知道。”刘芙若心疼地抚摸他的手,有些沮丧,“如果芙儿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为什么?”
“虽然我不能保护你,可我能陪你。你受伤,我帮你上药,你寂寞,我陪你,你冷了,我会温暖你。”

女孩贴心的话,让少年冰冷的心也变成一摊温水。刘芙若早慧,虽然年纪小,却总能说一些让他觉得很贴心的话,这小小的丫头早就成了他生命中的阳光。

只是,他不敢去拥抱,怕他的母妃知道,连他仅有的珍宝也夺去。从小到大,母妃就告诉他,不能有温暖,不能有弱点,他是为了皇位而生,这些温暖的东西会成为他的绊脚石,所以,只要是他拥有的温暖,她都一一毁灭。
他怕刘芙若也会成为他曾经失去的那些人或者事物。
“贵妃娘娘为什么要那样对你?”刘芙若问。
凤君政说道:“或许,她恨我。”
“我讨厌她。”
“嘘,芙儿,小点声。”凤君政捂着她的唇,“她始终是我母妃。”

“可她对你不好,你看人人都说你残暴不仁,说你滥杀无辜,其实你什么都没做,他们凭什么那么说你,都是贵妃娘娘惹的祸,让你来背黑锅。”刘芙若闷闷不乐,“政哥哥有一颗很柔软的心,他们都看不到。”
凤君政一笑,刘芙若又自得地说:“他们看不到也没关系,你是我的,我看到就可以。”
少年挑眉,慢吞吞地说:“我是你的?”
刘芙若说:“当然,等我长大后,我要嫁给你,所以,现在就和你说好,你是我的哦!”
凤君政乐不可支,身上的伤也不觉得疼了,这小小的丫头,温暖的话,把他所有的痛苦赶走,只剩下愉悦,“这是求亲吗?”
刘芙若耳根都红了,严肃地揪着他的衣襟,“就是求亲了,你不答应吗?”
凤君政好笑地看着她的手,“答应,我敢不答应吗?”
刘芙若愤愤地松了手,作势要离开,“没意思,政哥哥敷衍我。”
凤君政眼明手快地抱住她,重新将她抱在怀里,“傻丫头,政哥哥也喜欢你。”
“真的?”
“真的,凤君政喜欢刘芙若。”凤君政说,“等你长大,政哥哥三书六礼把你迎进王府。”
刘芙若脸上乐开了花,伸出小小的手,“拉钩,谁不守承诺,谁就是小狗。”
凤君政好笑地伸出手来,勾住刘芙若小小的手,“一言为定!”
翌日,刘廷进宫来接刘芙若。

前一天晚上他带刘芙若进宫,韩贵妃见刘芙若聪明伶俐,有心留她过夜,刘廷无奈,只能答应韩贵妃把女儿留在宫中,翌日一下早朝,他便来接女儿回家。
凤君政一早就抱着她到水云阁,谁都不知道,昨夜刘芙若和他一起宿在怡宁宫。刘芙若被刘廷接走,凤君政也被韩贵妃叫到宫中。
行了礼后,凤君政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
韩贵妃慢条斯理地问:“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回母妃,已无大碍。”凤君政说道。
韩贵妃哼了一声,道:“这就对了,以后听话些,少受点皮肉之苦。”
“是,母妃。”凤君政淡淡说道。
本以为是普通的请安,话说至此,他也该离开,谁知道韩贵妃并无让他离开之意,凤君政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韩贵妃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语气不悦,“昨晚,你宿在怡宁宫?”
凤君政一惊,不敢隐瞒,“是!”
“大胆!”韩贵妃怒拍桌子,“昨天的教训你都忘了?”
“儿臣不敢!”凤君政慌忙跪下。
韩贵妃怒气稍敛,“听说,不只你一个人。”
凤君政惊惧地抬起头。
韩贵妃微微一笑,“看来是真的,你什么时候和那丫头感情这么好了?”
“母妃,儿臣不敢。”

“你慌什么,这是好事。刘廷劳苦功高,只可惜人太过死板,执意拥护太子,不能为我所用,此人若是除之,又太过可惜。听说他很疼爱刘芙若,若是你和刘芙若定亲,还怕刘廷不助你一臂之力吗?”韩贵妃说道。

凤君政蹙眉,他并不喜欢把这些事情和刘芙若牵扯在一起,然而,他知道,如今他只能顺着韩贵妃,“是,母妃,儿臣知道怎么做。”
“最好是这样!”韩贵妃冷漠地挥了挥手,“下去吧。”

“是!”出了韩贵妃的宫殿,凤君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天阳光明媚,少年举起手,阳光从指缝中透过,洒下一地温暖,“芙儿,政哥哥会保护你的。”

大将军刘廷十四岁从军,战功卓著,二十五岁加封一品骠骑大将军,戎马一生,用血汗捍卫着凤天皇朝的半壁江山。如今太平盛世,南边平定,北边匈奴朝贡多年,世间一片歌舞升平,他便还朝享受天伦之乐。

他是一名驰骋沙场的将军,也是一名正气凛然的将军,膝下有一儿两女,长子刘枫,长女刘悠若,次女刘芙若。两个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京中无人不知将军宠女。
“昨晚在宫里,韩贵妃可有为难你?”刘廷问。
刘芙若摇摇头,“爹爹不要担心,没人为难女儿。”
“没想到第一次带你进宫就被她留在宫里,下次爹爹不敢再带你赴宴了。”
刘芙若说道:“爹爹,我真的没事。”
一路上,刘芙若都很沉默,刘廷好奇地问:“芙儿,你有心事?”
刘芙若犹豫良久,咬了咬唇,“爹爹,为什么你不喜欢二皇子?”
“为什么这么问?”刘廷挑眉,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
刘芙若说:“政……二皇子少年英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为什么爹爹要帮太子,不帮他?”
“芙儿,谁在你面前说这些事的?”刘廷脸色顿变。
刘芙若道:“我是你女儿,这些事又何须别人告诉我。”

刘廷抚了抚刘芙若的头,“外头传二皇子残暴不仁,的确失之偏颇,爹不傻,并不是看不出他是什么样的人。可是,芙儿,韩家势力过大,二皇子被韩贵妃控制,没有实权。他日若是二皇子登基,外戚专权,对朝廷、皇室而言,都是一件祸事,所以,爹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登基,太子才是正统。”

“爹,这不公平!”刘芙若咬唇反驳,“韩贵妃又不疼他,他是韩贵妃所生又不是他能选择的,爹爹怎么能因为他是韩家之后就否认了他。”

“芙儿,朝廷的事,你不懂。”刘廷说道,顿感惊奇。他这小女儿性情疏淡,早慧聪颖,从不把什么放在心上,怎么会对凤君政的事情如此上心,“芙儿,你……”
“我是不懂朝廷的事,可是我知道……”刘芙若欲言又止,“算了,我也不为难爹爹。”
“你认识二皇子?你怎么认识的?”刘廷不悦地问。

“他以前来我们家里时我就见过了。”刘芙若有所保留地说道。刘廷蹙眉,刘芙若一贯是爱笑的,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淡淡的笑意,如今,小小的脸蛋上却是一片寒霜。
看来,他们不只是认识这么简单。
“芙儿,以后少和他来往。”刘廷淡淡地警告。
刘芙若一笑,并不应答。
转眼间,已到隆冬,今年的天气十分冷。

刘将军府在城北,楼台水榭并立,假山怪石嶙峋,环形走廊,玉石台阶,景景相映。夏季满池芙蓉飘香,艳丽妖娆,暮冬雪梅凌寒独开,丝丝清香。这所府邸不似一般将军府那般匠气浓重,反倒是一片春意浓浓,诗情画意暗蕴其中。

正逢暮冬之际,后花园里寒梅迎风怒放,寒风吹过,花瓣飘落,一片粉红花海的世界。绝美风景中,两名女孩在仰面感受着诗样情怀,朵朵花瓣落在脸颊,竟瞬间失色。

个子稍高的女孩十岁上下,穿着桃红花袄,肌肤雪白晶莹,吹弹可破,眉间婉约,沉静秀美。微矮的女孩八岁上下,魅惑迷人,那张粉脸宛如精工雕琢,灵气十足的瞳眸透着几许慧黠。如此粉妆玉琢的娃儿,长大之后必是艳绝天下的美人儿。
“姐姐,这阵花雨来得好,要是能常开该多好。”灵动娃儿轻笑着,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欣赏着美景,一点也不怕这逼人的寒气。

“傻芙儿,越美好的事物消逝得越快,哪能常在,寻常人的痴心妄想罢了。”刘悠若也笑了,秀丽的容颜依稀能看出日后的花容月貌。她带着宠溺的笑,扬起手心,一片粉红如雨般下坠。
“娘亲说,初雪快来了,到时候可以叫哥哥骑马到郊外畅玩一回。听说寒水崖的梅花也开得很艳丽,不比府中差。”
刘悠若宠爱地点点她的俏鼻,“你想看寒水崖的冰芙蓉,让爹移植一两棵回来,何必年年冒着积雪去看,还只能看着远景。”

刘悠若爱梅成痴,刘芙若喜芙蓉成狂。寒水崖的冰芙蓉品种难得,盛开在悬崖峭壁上,花儿洁白纯净,如少女般纯真可人,白雪纷飞时刻,与天地同色,是寒水一绝景,年年冒雪观花的人数不胜数。
“一两朵形单影只,怎堪比崖上朵朵簇簇,别样风采。”
“都是你有理。”刘悠若笑语。转头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步入后院,她笑脸相迎,“爹爹……”

刘廷面带慈祥,却又沉稳大气,军人的威严显露无遗。见女儿在雪中赏梅,他忍不住轻责,“悠儿,芙儿,小心冻着了,多加几件衣服才是。”
“爹爹,这天还没变呢,正是戏梅的好时光,你也陪芙儿一起玩。”刘芙若笑着拉过他的手,作势要走。
“爹爹这把老骨头,要被芙儿你弄散了。”刘廷笑着说。
“爹爹有事找我们吗?”
刘廷拉着两个女儿的手,暖暖地握在手心,驱散着逼人的冷气,轻声笑语,“没事就不能找我的宝贝女儿吗?”

“爹爹,哥哥要吃醋了,昨儿他嚷着要把这梅林全砍掉,要把芙蓉池填了,说爹爹太偏心,都不疼他。”刘芙若告状,刘悠若也微微笑了。
“大男儿家的,哪要爹疼,摔几个跟斗就长大了,明儿让他舞剑,不合格就家法伺候。”刘廷肃然说着。

对女儿和儿子显然是两套不同的标准,女儿娇嫩,他宠爱至极,恨不得把天下奇珍异宝全捧到她们手心;儿子要保家卫国,继承刘家男儿热血,从小就异常严厉地训练,不容有失。三个孩子,哪个不是他心头宝,只是儿子多了责任,所以不得不严厉。

刘悠若和刘芙若听了这话,笑得快乐至极。刘枫看来又有一阵不好过了,姐妹俩隐约有点幸灾乐祸。谁让刘枫打不过刘廷,只能欺负妹妹,以除怨气。
“明儿楚王府有宴会,爹爹要去会几个老友,悠儿,芙儿,谁跟着去?”

“我不去,我要和娘亲进宫。”刘芙若慌忙推了。她不喜欢和旁人应酬,宫外所有的宴会从不出席,唯独宫中的宴会,她定会随着刘夫人进宫。

刘廷从几个月前察觉到刘芙若的反常就开始对她上了心,也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往宫里跑。他试着阻止过几次,刘芙若闷闷不乐,他终究太疼女儿,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了她。
刘悠若为难地说:“女儿身体有些不适,恐怕不能陪爹爹赴宴。”
刘廷问:“怎么了?”
刘悠若说:“有些头晕,不想出去。”
刘廷看向刘芙若。
刘芙若缓缓一笑,“知道了,爹爹,我陪你去,下一次进宫,你可不能不带我。”
“成交!”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tw
Copyright (C) 2013 - 2019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